-秦慕修涼涼一笑,“我是不敢高攀駙馬爺做兄弟的。”

“駙馬爺?你瘋了吧!”

“你不要告訴我,你還不知道皇上要選你做駙馬。”

裴楓臉都綠了,“什麼鬼東西!選我做駙馬爺?公主眼睛瘸了嗎?”

“那你以為,一個小小狀元,能得到這麼多賞賜,能一躍成為二品大員?你少給我扮憨!你這麼大的出息,彆屈居在我這小院裡,帶著你那些賞賜,麻溜地搬進你的駙馬府去吧。”

裴楓見秦慕修是認真與他生氣,慌道,“你這是啥意思?我真的不知情啊!皇上從未與我提過這個話,你是不是打聽錯了?你也不看看我,除了讀過幾年聖賢書,什麼都冇有,公主嫁給我,喝風啊?”

“就是不想公主喝風,所以先把嫁妝給你抬過來。罷了,珍珠刁蠻小氣,怎能與高高在上的公主相提並論?娶了公主,你還愁不能平步青雲?煩請你儘快搬離這裡,我這小廟,住不下你這尊大佛。臨走前,彆忘了寫一張退婚書,莫耽誤我妹妹另擇良婿。”

裴楓是有口難辯,氣得跳腳,“你腦子被門擠了?我好不容易纔求得大娘同意了婚事,現在又去寫退婚書?那你怎麼不把你媳婦休了再找呢!”

趙錦兒拉不開兩人,無語道,“關我什麼事,乾嘛要把我休了......我不管你們了!”

說著,把站在門口預備拉架的範姑姑和劉媽也拉開,“讓他們吵去,咱帶大雙小雙出去逛逛。”

晚上回來時,兩人總算歇下來。

裴楓自認口纔不錯,可是麵對秦慕修,簡直毫無還擊之力。

這人陰陽怪氣第一名,把他說得豬狗不如。

他冤枉啊!

“我這就去麵聖,讓皇上收回所有賞賜和房產官職,我也不做這勞什子狀元了,我回老家種地去!”

秦慕修冷眼看了他一下午,也看出這事兒確實與他冇甚關係。

但就是胸口憋口氣——

當哥哥的,大概都這樣,自家妹子叫人欺負了,哪有不想還擊回去的。

“你當真不想做駙馬?”

“誰想做駙馬,走街上叫馬車撞死!撞得腸子淌出來!我隻想娶珍珠妹,你們又不是不知道。你不是一向點子多,你給我想想,到底怎麼辦!”

秦慕修長嗟一口氣,坐在桌前,修長的手指,有意無意地叩擊著桌麵。

良久,才道,“皇上既冇明確提過,那你也不要去提,否則倒不好收場了。”

“那我現在直接等死?”

“對,你就等死吧。”

說完,秦慕修又出門了。

裴楓差點氣死,看向趙錦兒,“錦丫,你就不能好生管管你男人!你瞧瞧他,咒我死呢!”

趙錦兒咽口口水,“那有句話叫蒼蠅不叮無縫的蛋嘛,皇上怎麼不找旁人做駙馬,就選中你了呢?”

“噗~”

裴楓一口老血噴出來,“你們是要逼死我不成?信不信我死給你們看啊!”

“彆彆彆,千萬彆想不開,相公這不是去給你想辦法了嗎?”

裴楓像隻待宰羔羊,坐在家中長籲短歎,“皇上這事兒辦得不地道啊!強扭的瓜不甜!要是真把我跟珍珠妹的婚事鬨黃了,我就吊死在皇宮門口!”-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冷菱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趙錦兒秦慕修在哪裡能免費閱讀正版,趙錦兒秦慕修在哪裡能免費閱讀正版最新章節,趙錦兒秦慕修在哪裡能免費閱讀正版 辛辛橫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