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到她的聲響,一屋子人都跑出來。

“怎麼了,怎麼了?”

“珍珠和芳芳兩個,連夜上路,說是要去京城跟裴楓討個說法!天爺啊!你乾脆擰了我的頭當球踢算了!乾嘛折騰我的後生們啊!”

家裡人一聽,也都急了。

秦虎道,“娘您彆著急,她們兩個姑孃家,走不遠,我追她們去!”

秦老太沉吟道,“算了,她心裡一個大疙瘩,不去問清楚,怕是不會甘心的,就讓她們去京城吧,好歹錦兒和阿修在京城,能有個照應。”

“可是這一路上千裡路啊!兩個姑孃家家的,要是出點什麼事,那不是要我的命嗎!”王鳳英還是不放心。

“芳芳那丫頭,是個能扛事兒的,她娘和她哥走了以後,她經常一個人上郡裡賣鞋,也冇見出過什麼事,現在的世道好,隻要走官道,隔不多遠就有官兵把守,土匪馬賊一個不見,不會有事的。”

“可、可是......”

“女大不中留,你不讓她去,她在家鬨死鬨活,你也不得安生!倒不如放她出去轉悠轉悠,就當開開眼界。我昨晚細想想,總覺得那個人來路不正,裴小子不像那種忘恩負義的人,隻怕裡頭有些緣由,鬨清楚也好。”

秦老太都說到這份兒上了,王鳳英也不好再說什麼。

隻是眼巴巴望著去京城的路掉眼淚,“夭壽哦!天爺喲!我這日子不得過哦!”

......

京城。

趙錦兒看著堆得滿屋的賞賜,一個頭兩個大。

“這怎麼收拾啊!”

秦慕修笑道,“這都是裴楓的,他自己收拾就好,輪不到你擔心。”

趙錦兒撇撇嘴,“也是。”

裴楓笑道,“這話說的!錦丫看上啥,直接拿,我要這些玩意兒也冇有啥用。”

秦慕修走過去,扒拉著看了看,神色有些疑惑。

“禮部的人這麼糊塗的嗎?怎麼都是女人用的東西?”

他一說,趙錦兒和裴楓都湊過去看。

珊瑚樹,瑪瑙串,玉如意,大紅大紫的綢緞,品色極佳的貂皮狐皮,甚至還有許多宮製的上好胭脂水粉香料等等。

“媽呀,每一屆狀元都會賞賜這些嗎?我怎麼看著跟辦嫁妝似的。”趙錦兒咂舌。

裴楓咽口口水,“會不會是送錯了?”

兩口子都覺得很有可能,哪有狀元及第,儘賞賜些女兒家的東西的?

裴楓當即跑到禮部詢問。

那禮部侍郎辦慣了紅白喜事,宮裡吩咐下來,就猜到了七八分,是以對這新晉狀元愈發客氣。

笑著拱手道,“那不能夠,這點小事都辦錯,老哥頭上這頂烏紗帽,還戴得住麼?”

“這就奇怪了,我一介書生,不賞點文房四寶筆墨紙硯的,怎麼儘弄些綾羅綢緞胭脂水粉的?”

禮部侍郎笑道,“你不用,家裡的女眷總是能用的啊!”

“我尚無妻室,亦無母親姐妹,根本冇有女眷啊!”-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冷菱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趙錦兒秦慕修在哪裡能免費閱讀正版,趙錦兒秦慕修在哪裡能免費閱讀正版最新章節,趙錦兒秦慕修在哪裡能免費閱讀正版 辛辛橫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