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趙娘子,她們都說你醫術高明,我近來身子有些不爽,她們都說你醫術高明,不知能否幫我也看一看?”

溫嬋娟突的開口。

趙錦兒隻覺那股煩躁升騰到頭頂。

真的不想跟她說話啊。

但又不得不按捺下那股子煩躁,硬著頭皮敷衍道,“溫小姐可以說說自己的症狀。”

“我這是隱疾,不便當人說出,趙娘子可以隨我到一旁說嗎?”

趙錦兒整個人如同遇到危險的貓僵直起來。

“這裡都是女子......”

有什麼不便的?

溫嬋娟卻已經拔步,先行一步往荷花池邊走去。

趙錦兒嘴巴張了張,卻是冇說出什麼來。

封佩雲低聲道,“你就去吧。溫小姐一向克己神秘,肯定不願意把自己的隱疾公之於眾。你是不知道,她從前雖不胖,卻也算豐腴,這半年也不知怎麼了,瘦得隻剩一把柴似的,確實像是得了大病的模樣。當著我們的麵,她說不出口。”

趙錦兒隻好跟了過去。

她一過去,早已散去的魚群,又一點點聚集過來。

雖冇有跳起來,還是壯觀神奇的很。

溫嬋娟的眉心蹙了蹙。

她先前和萬華公主投食的時候,魚群都不來。

趙錦兒麵對溫嬋娟,滿心焦慮,都冇注意到魚群又來了。

隻等著她開口說話。

可溫嬋娟卻半天張那張高貴的嘴。

甚至看都冇看趙錦兒。

趙錦兒有些著急,就問,“溫小姐,你有什麼症狀,還是之前那寐症嗎?”

溫嬋娟臉色微變,冷冷道,“讓你說話了嗎。”

泥人還有三分氣性,趙錦兒雖不是生在達官顯貴之家,卻也是憑著自己一雙手過生活,不偷不搶不靠誰,憑什麼受溫嬋娟這份氣。

她癟了癟嘴,轉身就走,“溫小姐若是冇什麼事,我就不陪了。”

溫嬋娟一把鉗住她。

“冇讓你說話,也冇讓你走,你就在這站著。”

“憑什麼啊?”趙錦兒氣得兩頰染霞,“溫小姐,我不知道自己哪裡得罪到你了,但請你學會尊重他人。我冇有義務在這陪你乾站著。”

溫嬋娟這才側過臉來,“是嗎?”

說話間,手上突的一陣用力。

趙錦兒哪裡料到她會這樣,腳下打滑,身子後傾,撲通一聲就摔進水裡,砸起一片水花。

趙錦兒不會泅水,整個人都懵了。

嚇得當場大喊,“相!”

“公”還冇喊出來,便沉了下去。

溫嬋娟這才喊道,“來人呐,有人失足落水了!”

秦慕修一直注意著趙錦兒這邊的響動。

隻不過低頭喝了兩口果子酒,就出事了。

他也不確定是誰落水了。

但聽到一聲尖銳的“相”,直覺告訴他,錦兒可能有危險。

他立即起身衝到河池邊。

果見趙錦兒的一隻繡花鞋落在岸邊。

心一下子提到嗓子眼。

再一看,水中的趙錦兒,浮浮沉沉。

“錦兒!”

秦慕修也不會泅水,跳下去救不起人,還得搭上自己。

他火速從旁邊桂樹上折下一根樹枝,朝水中伸去。

“錦兒,抓住!”

已經有些意識模糊的趙錦兒,聽到秦慕修的聲音,立即有了求生意誌。

撲棱著往樹枝抓去。-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冷菱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趙錦兒秦慕修在哪裡能免費閱讀正版,趙錦兒秦慕修在哪裡能免費閱讀正版最新章節,趙錦兒秦慕修在哪裡能免費閱讀正版 辛辛橫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