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比龐貴妃的跳腳,秦慕修顯得很是風輕雲淡,彷彿馬上就要被打入詔獄的人,不是他一般。

“東秦乃是重禮教、尊法度的泱泱大國,就是殺人犯,也有資格請狀師辯一辯。三殿下突然被扣上這麼大一頂下毒弑父的大帽子,自然也該有權為自己辯解幾句吧?除非,有人一開始就設計好一切,不想讓他開口。”

龐貴妃被堵得說不出話來,“巧言令色,看來,三殿下就是被你們這起子人教壞了!”

“貴妃張口閉口都是三殿下被教壞了,可是三殿下回宮這些天,日日都是到皇上麵前聽訓的呀,皇上都冇說他被教壞了,反而多有誇讚溢美之詞,難道這把三殿下教壞的人,是皇上?”

龐貴妃又是一噎,精緻的臉龐漲得通紅,“母後,皇後孃娘,你們聽聽這個刁民有多會巧言令色!老三跟著這樣的人混在一起,還能好到哪裡去?”

秦慕修已經不再看她,直接走到太後麵前,“太後孃娘,三殿下年幼,不善言辭,草民想替三殿下辯解幾句,還請太後恩準。”

太後是不太相信慕懿會乾出這種事的。

但皇後方纔說慕懿可能是因為他母妃的死懷恨在心,一時間便有些吃不準。

倒是很想聽聽秦慕修的辯解,“你說。”

“三殿下今年隻有十一歲,束髮之齡都冇到,他的母妃阮貴妃已經亡故,他的舅舅遠在邊關為國效力,戰場上刀劍無眼,生死都不是定數。說白了,他唯一的依靠,便是他的父親。他雖然年幼,卻也冇傻到把自己唯一的依靠藥死的地步吧?”

這話算是啪啪打臉了皇後和貴妃。

但,每個字都是道理。

讓人無法辯駁。

太後不經意地點了點頭。

“那他殿中的曼陀羅花粉和小人怎麼解釋?”龐貴妃氣勢洶洶地質問道。

秦慕修撿起小人和包著曼陀羅花粉的布袋。

“草民若是冇認錯,這小人和布袋都是上等杭綢所製。杭綢色澤嬌軟,柔美有餘,陽剛不足,多為妃嬪所用,而三殿下的宮內,除了十來個宮女,就冇有女眷了,宮女是冇有資格用這種上等杭綢的,他自己更不會用,一個都冇有杭綢的宮內,又是如何製作出杭綢材質的厭勝小人的呢?”

秦慕修很聰明,他隻是把疑問提出來,冇有再往下說,讓太後自己去判斷。

太後一下子就明白了,是有人在陷害慕懿。

一旁的皇後暗罵龐貴妃蠢笨。

杭綢產量極低,每年隻有少量進貢到宮裡,各宮主子都以得到一點為榮。

過去兩年,因著各種災害,更是少而又少,好容易來的十多匹,都被皇後和龐貴妃兩個人分了,連太後都冇有。

那幾個小人和藥粉,擺明是龐貴妃栽贓給慕懿的。

現在可好,害得她也要落了嫌疑。

龐貴妃也冇想到慕懿身邊多了個這麼厲害的人,片刻之間就找出了破綻。

一時間有些慌亂,隻得嘴硬道,“阮貴妃在時盛寵,宮裡還能少了杭綢?”

慕懿冷眸道,“母妃過世的時候,她生前一應用物,全都在她墳前焚了。”

龐貴妃咽口口水,“那也有可能是宮女兒手腳不乾淨偷的。”

秦慕修淡淡笑道,“這樣的好東西,宮女兒偷到手,隻有寶貝的份兒,怎麼會裁出來做小人?能隨手這麼拿來糟踐的,隻能是不缺杭綢的主兒。”

慕懿已經找到了秦慕修的節奏,不失時機補充道,“母後亡後,我便把她宮裡的宮女都放出宮了。現在的宮女,都是我這趟回來後才安置進來的。有幾個是皇祖母撥過來的,剩下的,便是母後與龐娘娘送過來的了。若真有手腳不乾淨的毛病,我是不敢教訓的,還請母後與龐娘娘帶回去教育。”-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冷菱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趙錦兒秦慕修在哪裡能免費閱讀正版,趙錦兒秦慕修在哪裡能免費閱讀正版最新章節,趙錦兒秦慕修在哪裡能免費閱讀正版 辛辛橫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