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佩雲臉上不無自豪,“我哥哥是東秦乃至前朝以來最年輕的大理寺卿,也是晉文十四年的欽點狀元,公正秉直得很,你救了我的命,我哥哥一定會幫你找到你相公的。”

趙錦兒激動得眼眶都有點發熱。

“那我什麼什麼時候能去大理寺報案?”

“明天吧。你住在哪裡啊?明天我派人接你。”

“就在這個客棧。”

封佩雲朝趙錦兒身後的客棧看去,一雙遠山峨眉不由皺了起來。

“你一個姑孃家,就住在這種地方?”

趙錦兒有些不解,“這地方咋了?”

丫鬟灼灼道,“趙娘子有所不知,這客棧乃是胡商開的,招待的都是七國往來的販夫走卒,婦道人家獨身住在這裡,是很危險的。”

趙錦兒一個外鄉人,隻貪圖個便宜,哪裡知道這些彎彎繞。

她是吃過拍花子的虧的,被灼灼這麼一說,就有些害怕了。

想去跟掌櫃的商量商量,看能不能退一半房錢,好換個客棧去。

封佩雲見她一副囊中羞澀的樣子,笑道,“趙娘子,你要是不嫌棄,要不去我家住吧。我家空房子倒是有幾間。”

“這怎麼好意思。”

“我也不是給你白住的,我奶奶、我娘、我嬸子她們,多多少少都有點毛病,偏又不是大病,不好總是叫大夫進內宅。你去了,正好可以給她們都看看。”

趙錦兒猶豫片刻,還是答應了。

封小姐看著就是個有教養又善良的人,她家應該也不會差,住進去,起碼不用擔心安全。

保證了自己的安全,找相公的事,再徐徐圖之。

人與人的喜歡都是相互的。

趙錦兒喜歡溫善的封佩雲,封佩雲也喜歡溫柔有禮的趙錦兒,非要拉著她跟自己同乘一轎。

到了封府,趙錦兒抬頭看看門頭,嚇了一跳。

門頭高聳,紅牆碧瓦,威嚴莊厚。

匾上金字提著四字,“承恩公府”。

門兩旁同樣是金字提著對聯:

“兩袖清風,肱股之臣;

一身正氣,傳道之師。”

原來,封佩雲竟是開國太.祖太初帝帝師的嫡曾孫女。

這位帝師姓封名正,從太.祖三歲起便做了太.祖的老師,對太.祖十多載朝夕教導。

封公膝下兩個兒子,一個文韜,一個武略,與太.祖情同手足,更是隨著太.祖南征北戰,建立了東秦帝國。

一家子功高卻不蓋主,對東秦和太.祖都忠心耿耿。

封公故後,太.祖特追封其為承恩公,並打破各朝代蔭封不過三代的規矩,特令封家子孫可世代襲爵。

並且賜了封家本朝唯一一把尚方寶劍。

尚方寶劍下可斬亂臣賊子,上可斬昏庸暴君!

承恩公,在東秦是貴到不能再貴的存在。

饒是說一朝天子一朝臣,晉文帝登基後,清算了那麼多世家,卻冇敢動封家一根毫毛。

動了封家,便是忘恩欺祖,天地不容,黎民不服。-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冷菱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趙錦兒秦慕修在哪裡能免費閱讀正版,趙錦兒秦慕修在哪裡能免費閱讀正版最新章節,趙錦兒秦慕修在哪裡能免費閱讀正版 辛辛橫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