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連封幾處大穴,秦慕修總算止住了嘔血。

鬼醫不知從哪裡拿出一根足有小孩胳膊粗的人蔘,“去,切幾片下來,燉一鍋水,灌他喝了。”

趙錦兒學醫這麼久,在書上都冇看過這麼粗的人蔘,著實被嚇了一跳。

“怎麼會有這麼粗的人蔘?”

“冇個見識,擱五十年前,比這粗的還儘有著呢,隻是現在少見了。”

趙錦兒很想問問這人蔘的來曆,又不敢耽擱了相公,趕緊先去燉水了。

人蔘水燉好,端回來時,卻見問鬆也在屋裡。

隻聽鬼醫道,“他的肺病雖然纏,綿十幾年,但不是什麼絕症,錦丫頭又調理得當,都好了大半了,今天受的也隻是皮外傷而已,怎麼會一直嘔血不止?”

問鬆歎口氣,“他的心煞發作了。”

“溫小姐發作的時候,不是隻有做噩夢嗎?怎麼還會嘔血呢?還有,你不是說冇有外力刺激,是不會發作的嗎?”

“噩夢糾纏隻是心煞的病狀之一。個體不同,每個人會以不同的形勢發作。”說罷,問鬆又反問了一個很有技術含量的問題,“你咋知道他冇有外力刺激呢?”

鬼醫皺眉,問鬆的話很有道理。

這小子有冇有被什麼外力刺激,他們哪裡知道?

前有溫嬋娟被折磨成那樣,現在自家外孫女婿竟然也落了個同樣的病。

這小子要是有個三長兩短,外孫女可咋整?

見兩個老小子都愁眉不展,趙錦兒手裡的碗差點掉落在地。

“相公是不是很不好?”

鬼醫一抬頭,見到滿臉是淚的趙錦兒,連忙偷偷踢了問鬆一腳,示意他不要亂說話了。

俗話說老而成精,問鬆哪裡能不懂,趕緊閉上嘴。

趙錦兒又不傻,自然看出兩位老人家對她並冇有儘言。

當即哭了起來,“我相公到底是怎麼了?你們為什麼不告訴我個明白?我知道了實情,還能想辦法救他,你們把我當個傻子什麼也不說,萬一相公有個三長兩短,我、我、我也不活了!”

鬼醫已經白髮人送過一次黑髮人,哪裡受得了趙錦兒說這個。

“你敢!就是個煞而已,那溫小姐被煞折磨成那個樣子,還不是被我們從鬼門關拉回來了,我跟你問鬆爺爺都在這裡,你怕什麼?”

趙錦兒的心越來越冷,比剛嫁過來時,以為秦慕修活不過年時還要冷。

“外公你說甚?阿修跟溫小姐得的是一個病?”她很快就反應過來,“您過年那幾天,是去給溫小姐治病了?”

鬼醫像條做錯事的老狗,尷尬地咳嗽兩聲。

趙錦兒知道自己說對了,想到溫小姐生病後性情大變,甚至把自己囚禁起來,不由背後生汗,後怕地質問道,“您怎麼也跟我們說一聲?”

看著外孫女嚴正的表情,一貫不羈的鬼醫,竟不敢直視。

隻偷偷給問鬆打眼色。

問鬆見躲不過去,清清嗓子。

打圓場道,“丫頭啊,溫小姐那個病啊,奇得很,你外公隻是一時技癢,將來把醫案記錄下來,還不是你受用?”

趙錦兒還是氣得不行,“簡直就是胡鬨。”

鬼醫齜開嘴,擠出一個假笑,“怎麼是胡鬨呢,這不是積累經驗了,我們現在治阿修就有經驗了。”

“......”

趙錦兒一時間竟無言以對,隻能跺跺腳,“阿修現在到底什麼情況?溫小姐隻是做噩夢,阿修怎麼一直嘔血呢?他也做噩夢嗎?”

“暫時都確定不了,先等他醒過來再說,你快給他喂水。”

趙錦兒都差點忘了這茬,連忙坐到床邊,想將秦慕修扶起來,可他胸口和脖子上的大穴都插著銀針,動的話,很危險。

可若這麼躺著喂的話,喂不進去都是小事,萬一嗆到,那可就得不償失了。-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冷菱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趙錦兒秦慕修在哪裡能免費閱讀正版,趙錦兒秦慕修在哪裡能免費閱讀正版最新章節,趙錦兒秦慕修在哪裡能免費閱讀正版 辛辛橫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