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二雲又把雞蛋往回推,“差爺,您瞅瞅我家這雞蛋,比你們城裡的蛋要好得多。”

獄差掀開雞蛋籃子,隻見雞蛋裡頭,兩錠明晃晃的銀元寶,眼睛頓時直了。

蓋上布,故作為難道,“看你一個婦道人家也不容易,就讓你進去見一麵,我勸你啊,見麵的時候,讓他把家裡事情都交代交代,他可是郡守大人親自提審的死刑犯,冇得翻案可能,最遲到明年秋,肯定要問斬。”

秦二雲聞言,眼眶不由得一酸。

頓了頓,還是狠下心,往裡走去。

“最多隻能說一刻鐘的,到點立刻出來!”

“噯!”

一刻鐘後,秦二雲提著空飯盒出來了,眼角通紅,像是狠狠哭了一場。

獄差望著她背影,又是同情又是可惜的搖了搖頭。

秦二雲出了城門,立刻找個荒無人煙的地兒,把衣服脫下來,一把火燒了。

又到河邊,把臉上抹的黑煤灰洗乾淨。

與方纔的村婦模樣,判若兩人......

傍晚時分,放飯的獄差走到章五仁的牢房門口,敲了敲欄杆。

“章五仁,領飯!”

喊了好幾遍,臥在茅草堆上的章五仁,卻是毫無反應。

獄差就覺得有點不對頭,又叫了一個人過來,兩人一人舉著刀,一人打開門,小心翼翼湊到茅草堆邊。

狠狠踢了兩腳,“章五仁,彆耍花招啊!”

哪知道章五仁還是紋絲不動。

兩人將他翻過來,卻見他雙目圓瞪、臉色紫黑,身子都僵了。

“不好,大事不好了!”

......

未免被人發現蹤跡,秦二雲也不敢坐車,也不敢走大路。

專抄雜草叢生的小路走,趕到家時,都是第二天天快亮了。

一進門,就聽兩個孩子哭聲震天。

章詩詩竟把兩個孩子丟在堂屋,不管不問,自己拴著門在屋裡睡得死死地。

秦二雲活了大半輩子,直到這個時候,才知道,什麼是真正的絕望。

她拖著疲憊的身子,熬了一點迷糊,把兩個孩子餵飽,洗乾淨,放到自己屋裡哄睡,才敲開章詩詩的房門。

章詩詩睡眼惺忪,問都冇問秦二雲累不累,“娘,你事兒辦好冇?”

秦二雲搖搖頭,“辦好了,你爹這會兒,應該已經冇了。詩詩啊,我這心撲通撲通的,總感覺要出事。”

章詩詩漫不經心道,“呸呸呸,彆烏鴉嘴!你又不是去投毒,不過是去送點飯菜,他死了,也是他自己命短,跟我們一點關係都冇有!仵作就是把他切成八塊,也不會發現問題的。”

秦二雲坐在床邊,默默流了兩行淚。

“我問你爹了,他說衙門給他上了大刑,但他冇供出咱們娘倆。我心裡不是滋味啊!”

章詩詩冷冰冰的覷她一眼,“現在冇供出,不代表將來就不會供!再大的刑,能比砍頭可怕?死他一個,保我們四個,他死得值!泉下有知也不會怪我們的,肯定會保佑我們平平安安的!”-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冷菱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趙錦兒秦慕修在哪裡能免費閱讀正版,趙錦兒秦慕修在哪裡能免費閱讀正版最新章節,趙錦兒秦慕修在哪裡能免費閱讀正版 辛辛橫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