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來這仙客來酒樓的老闆,竟就是楊蕙蘭。

丈夫過世年餘,她漸漸從悲痛中走出來。

眼看著安樂侯府不害她就不錯了,是不可能讓她們母子依靠的。

便決心做點事業,將來留給兒子,於是就開了這間大酒樓。

她生意頭腦不錯,一開張生意就很火爆,本算著最多半年一年就能回本,以後就是純賺的。

哪知道鼠疫一起,郡守下令所有酒樓茶館都要停業。

這一停,又要付租金,又要付廚子小二的工錢,血虧。

她虧這點兒,還算是小錢,虧得更慘的,是她孃家。

這秋末冬初的季節,正是桂花豐收的時候,楊家的桂皮、桂花釀、桂花蜜等等等,也因著禁令,無法往外輸送。

眼前的男人,可就是讓她虧大錢的人,能不陰陽怪調嗎?

趙錦兒聽出她語氣中的不虞,不知其中緣故,也不敢說話。

秦慕修大致猜到,故意問道,“少夫人也是來用餐的?”

楊蕙蘭拿鼻子呼氣,“用餐?這酒樓是我開的!這兩天才重新開業,我來盯著。”

趙錦兒驚道,“這酒樓竟是姐姐開的?”

楊蕙蘭點頭,“怎麼樣,還不錯吧?我聯租了十六間上下鋪子,全部打通,花重金請來蘇州的木匠和油漆匠做的裝修,又費了好大的心思,雇到了一位大廚。知道我這大廚的來曆嗎?”

趙錦兒搖頭。

楊蕙蘭滿臉得意,“我的大廚,可是從宮裡退出來的禦廚,從前在皇宮燒宮宴的!”

蒲蘭彬頷首,“怪不得,這道烤ru鴿做得這樣地道,若冇猜錯,這位大廚,是不是姓朱?”

楊蕙蘭本來都懶得理他,聽他這麼說,倒有幾分懂行,便另眼相看三分。

“你認識朱大廚?”

“我做大學士的第一年,朱禦廚還在宮裡,有幸吃過幾次他做的宮宴。”

“你......還做過大學士?”楊蕙蘭滿眼不可思議。

蒲蘭彬揮揮手,“小小文官,不值一提。”

楊蕙蘭生在商家,自幼受家風影響,極其崇拜有文化的人。

眼前這位年輕的郡守,竟然還做過大學士,肚子裡想必都是墨水!

頓時連看蒲蘭彬的眼神都不一樣了。

“大人也太謙虛了,大學士啊!雖然不知道是乾嘛的,但聽著就很厲害的樣子。”

蒲蘭彬一口茶差點噴出來,又生生嚥下去,唐突了美人就不好了。

“大學士,也乾不了什麼大事,一般就是給皇上擬擬詔書、批批奏摺什麼的。”

楊蕙蘭睜大眼睛,“幫皇上擬詔書,批奏摺,還不是大事兒?”

這個效果,蒲蘭彬很滿意,但他還是風輕雲淡的,“委實不是大事兒。”

這時候,楊蕙蘭對蒲蘭彬的態度已經完全改觀了,這位郡守大人,年輕有為,才高八鬥,還這樣謙遜,絕了!

“大人喜歡吃什麼,我讓朱大廚親自給你掌勺。”

蒲蘭彬是個解風情的,美人盛情,自不會拒絕:-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冷菱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趙錦兒秦慕修在哪裡能免費閱讀正版,趙錦兒秦慕修在哪裡能免費閱讀正版最新章節,趙錦兒秦慕修在哪裡能免費閱讀正版 辛辛橫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