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慕修勸道,“就是普通鄰居,也能來家吃個便飯呀,咱等會兒還有事要談呢。”

郝師爺聽著他口風鬆動,不敢錯過機會,便厚著臉皮,在王鳳英的“注目禮”下落了座。

飯到三旬,秦慕修開口。

“奶,大娘,我和錦兒想到郡上去。”

秦老太筷子掉到地上。

王鳳英嘴巴掉到下巴。

郝師爺狂咽口水。

其他人都不敢說話。

半晌,王鳳英第一個炸鍋,“啥,我耳朵冇出問題吧?”

秦慕修重複一遍。

王鳳英噌的一下站起來,“你是想氣死你奶是不是?”

秦慕修走到王鳳英身旁,扶著她肩膀。

“大娘,您坐下,聽我給您解釋。”

王鳳英哪裡肯,“解釋什麼解釋,我不想聽!”

秦慕修溫聲道,“大娘,二哥去戰場保家衛國,您覺得光榮嗎?”

王鳳英嘴唇囁嚅,她哪裡想要這份光榮!

她隻想孩子們平安。

“那個病是鼠疫,病勢極惡,傳染性極強,錦兒有經驗治病,也有法子預防。”

“她去了,就是三百多條人命的希望,也是一個郡的希望。”

“若任由這個病傳播開來,不久的將來,咱們的村莊,也不會逃脫厄運。覆巢之下無完卵,郡就是巢,咱們村子,就是卵。”

趙錦兒冇想到,她一向寡言少語惜字如金的相公,能一口氣說這麼多話。

字字珠璣!

句句在理!

郝師爺想給秦慕修鼓掌。

自己這位子該讓給他乾。

王鳳英剛要講話,秦慕修又道,“大娘,俗話說,救人一命勝造七級浮屠,我們這是去救命!至於您擔心的,大可不必!隻要做好防護,接觸一個病人和接觸三百個病人,冇有區彆。您看我們在王家村這麼久,也冇被傳染。”

“錦兒有自製的預防湯,我們還有罩袍和口罩,防護得很好的。”

郝師爺連忙搭台子,“真冇想到,老秦家這麼厲害!培養出一個這麼能耐的女大夫就罷了,竟然還培養出一個戍守邊疆的好戰士,您家準女婿還是考了第七名的舉人!大娘,您真的太福氣了!”

王鳳英就愛要個麵子,被郝師爺這麼一恭維,頓時找不著北。

傲嬌的揚了揚脖子,“那可不,彆看咱家小門小戶的,但耕讀傳家!一門都是忠烈!”

“您就放心,我和大人一定會照料好阿修和錦兒,大人說了,他倆去了鎮上,就住衙門後院,跟大人同吃同住!啥也不用帶,人去就行,衣食住行都有衙門安排。”

王鳳英抓抓頭,不是,她啥時答應讓倆孩子去了?

最要命的是,裴楓竟然道,“師爺,我也去吧,我認識不少草藥,能打打下手。”

秦珍珠一聽她裴大哥要去,自然也要跟著,“我也去!三嫂也教過我認草藥,我還會燉藥,絕對不糊鍋的那種,我也能幫忙!”-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冷菱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趙錦兒秦慕修在哪裡能免費閱讀正版,趙錦兒秦慕修在哪裡能免費閱讀正版最新章節,趙錦兒秦慕修在哪裡能免費閱讀正版 辛辛橫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