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蒲蘭彬聽出端倪,“你說。”

“這村子裡第一批病人,有一個共同特征。”

“什麼特征?”

“他們都曾去郡上一戶人家喝過喜酒。”秦慕修道。

蒲蘭彬神經立即繃起,“你說明白點!”

“我和錦兒都懷疑,那個喜宴有問題。”

“什麼喜宴?”

“有個叫老杜的家的閨女,嫁到郡上一戶人家,請村裡所有村鄰去吃喜酒,吃了喜酒的人,回來都病了,無一例外。”

“師爺!立即去徹查這個杜家和他的親家!”

郝師爺是個雷厲風行的,蒲蘭彬回到郡上,就得到了結果——

老杜家往上數三代,就紮根王家村了,兒女親家也結在本村,家世最是清白不過。

這次喜宴,他家損失最慘重,因為是嫁女兒,全家老小都去郡上喝喜酒了,回來後全家都感染了鼠疫,杜老頭子更是因此喪命,紅事變白事,怎一個慘字了得!

他的親家姓李,雖說是外來戶,在郡上也生活了快三十年,本本分分的開個茶鋪,並無前科。

喜宴過後,李家的家眷也斷斷續續都病了,他們在郡上,看大夫方便,一早就服用了不少湯藥,雖然治好是不可能治好的,但症狀減輕不少,便以為是偶感風寒,並未在意,哪知越病越重,現在都是重症。

不是這兩家人搞的鬼,卻和這頓喜宴有著肉眼可見的聯絡。

蒲蘭彬派出人手,繼續察訪,最終得到了一個資訊——

“老李家因為小門小戶,灶房也不大,辦不出那麼大的席,偏老杜家好麵子,所有親眷都要到場,老李家隻好花錢請了一個專門燒席菜的燒夥隊。”

“這個燒夥隊就是最近纔來到泉州郡的,因為要價便宜,生意十分火爆,給不少人家燒過席,但凡吃過他們做菜的人,無一例外,全都中招染病。”

蒲蘭彬一拍桌案,“立即拿住這支燒夥隊!”

郝師爺卻麵露難色,“屬下已經派人在追緝這支燒夥隊,蹊蹺的是,這支燒夥隊活躍了一月左右,竟於三天前銷聲匿跡了。”

“任何一個地方,冇有傳染源,都不會無端端爆發鼠疫的。這個燒夥隊,先流竄後消失,有極大的嫌疑!而且他們做飯菜,太容易投放病毒了!先在郡內不計代價的搜尋!我再給周邊郡縣郡守發函,讓他們一同通緝。”

“隻能這樣辦了。”郝師爺有些踟躕,“大人,那個......”

“什麼?”

“據不完全統計,城內已經有三百多病人,大夫們一來冇有根治疫病的本事,二來人手也不夠,要是繼續這樣下去,整個泉州郡都是淪為疫區的。”

蒲蘭彬長歎一口氣,“你是不是想讓趙娘子來主持治療?”

郝師爺點頭如啄米,“隻有趙娘子有這個本事。”

“她才把王家村的病例清掉,家門都還冇踏入,又把她弄到郡上來,我怕......”

“您怕她那個相公有意見?”

蒲蘭彬撇撇嘴,“你又不是不知道她那個相公,看她看得多緊!”-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冷菱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趙錦兒秦慕修在哪裡能免費閱讀正版,趙錦兒秦慕修在哪裡能免費閱讀正版最新章節,趙錦兒秦慕修在哪裡能免費閱讀正版 辛辛橫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