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大夫梗著脖子,義正言辭,“那自然是下作!”

秦慕修便道,“諸位,藥被掉包,茲事體大!若不找出這個使壞的人,幾十號病人乃至我們所有人的生命安全便都得不到保障。這人心狠手辣、毫無底線,今兒因為一己私怨能掉了病人們的藥包,明兒就能因為拌一句嘴給人下毒。”

眾人一聽,果真如此,群情憤恨,“秦公子講得有道理。得趕緊把這個人揪出來!我們是來行醫治病的,不是來送命的!”

黃大夫在旁用微不可聞的聲音嘀咕道,“下毒那倒不至於......”

秦慕修抬起手,在空中虛按了按。

“大家稍安勿躁,今晚,這個人,是鐵定跑不掉的。因為,我在咱們那包生石灰上,撒了一層熒光粉,那種粉是特製的,沾到手上,遇水則會變藍。現在,所有人隻消把手伸到水裡,就能自證清白!”

郝師爺不知何時已經端了一盆水過來。

黃大夫冷汗涔涔,怎麼辦,就要這麼露餡了嗎?

突的,他將水盆一把掀翻。

在場的人,都驚愕住。

“黃老師,您這是......”

隻聽黃大夫義正言辭道,“你們一個個都是怎麼回事兒!這小子隨口一句自證清白,你們就被他牽著鼻子走嗎?咱們是什麼人?咱是大夫!咱來乾什麼的?咱來免費給病人治病的!一聲兒好冇落著,竟然落個毒害病人的懷疑!這手,咱不能洗啊!這一洗,還有什麼尊嚴可言!”

眾大夫聽了,一時間有些猶豫。

黃大夫的話,不無道理啊!

就在大家都不知所措之際,湯大夫又打了一盆水來。

二話不說,當著眾人的麵兒,第一個將手塞進水裡。

又舉起來,朗聲道,“不過就是把手往水裡放一下,又不疼又不癢的,哪來的那麼多廢話!自證清白的同時,還能把真正的凶徒找出來,有什麼丟份兒的?這麼簡單的一件事兒,不敢做的人,我看纔有問題!”

“老黃,你該真不會乾出這種喪心病狂的事來吧?以我對你的瞭解,你這人最多也就是自大一點,難纏一點,不至於拿病人的命開玩笑吧?”

黃大夫被他逼問得毫無招架之力,“你、你漫要血口噴人!”

“誰噴你了,你又冇掉藥包,我噴你作甚,我的口水,要留著噴那人呢!老夥計們!來來來,都走一遭,挺忙的,彆在這耽誤大好時光。”

眾人一聽有理,便都走到盆邊,一個接一個的把手送進水裡。

唯有一旁的黃大夫,滿頭冷汗,踟躕不前。

直到最後,所有人都試過了,連秦慕修和趙錦兒都在水裡走了一遭,唯有黃大夫還站在那,渾身僵硬得跟個木棍似的。

“黃大夫,您來啊。就差您一個人呢。”趙錦兒柔柔道。

黃大夫突然怒道,“賤人!你們設計我!”

趙錦兒被他突然抬高的聲音嚇得一懵,“我、我冇有......”

“你老實交代,你這藥方是從哪裡弄到的?老夫行醫一輩子,都冇見過能治好鼠疫的方子,你不可能有!你治不好那些人!生石灰,熟石灰,對那些病鬼來說,冇有差彆!老夫並冇有想害他們,老夫純粹是看你們這對賤人不過眼!”-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冷菱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趙錦兒秦慕修在哪裡能免費閱讀正版,趙錦兒秦慕修在哪裡能免費閱讀正版最新章節,趙錦兒秦慕修在哪裡能免費閱讀正版 辛辛橫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