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趙錦兒給蒲蘭彬號了脈,檢查了舌苔瞳孔,鄭重地宣佈:

“大人,您的病也好得差不多啦!”

蒲蘭彬高興得從床上彈起來,“我就說我該好了,再躺下去就憋死了!”

說完,意識到自己的行為過於幼稚了,找補道,“彆看你大人瘦,你大人從小都壯得像頭牛,這次中招,實屬意外。”

趙錦兒滿頭黑線,“高低是感染了一場惡病,所幸壓在初期冇有惡化,您怎麼的也得再休息幾日,冇有任何不適的感覺了,才能下床。”

蒲蘭彬哭喪著臉,彷彿在問:你在跟我開玩笑嘛?

趙錦兒一臉認真地點點頭,“起碼再躺三天,不歇到根除,我不會準許您下床。”

“錦丫頭,你大人我還有一身的公務啊......”

趙錦兒指指一旁的秦慕修,“這不是有我相公呢嘛?”

秦慕修頷首,“您就聽錦兒的,治病好比燒開水,須得一口氣燒到開,中間斷了火,水溫降下來,又得架柴重頭燒。”

郝師爺也勸道,“我的大人哎!咱們一個郡,都靠您守,您可不能再倒下了!”

蒲蘭彬就這麼又被摁倒在木板床上。

出來時,秦慕修把郝師爺叫到一旁,“郝師爺,問您個事兒。”

蒲蘭彬病著這些日子,祠堂裡的事務乃至一些郡縣上的要務,都是秦慕修幫著蒲蘭彬處理的,郝師爺這個小夥子很有好感。

當即笑盈盈道,“秦公子有什麼事,儘管問,郝某必定知無不言。”

“關於鬼醫。”

“鬼醫?你打聽他作甚,十之八.九都是作古的人了。”

秦慕修黑眸如練,“好奇。”

郝師爺伸出食指,對著空氣虛點了點,“你小子,看你平時悶包兒似的,冇想到也是個八卦。這鬼醫啊,說起來就神了......”

前朝,也爆發過一場瘟疫,和王家村的病症一樣,是鼠疫。

那場瘟疫,如洪水猛獸,迅速席捲了整個東秦。

當時的聖上高祖皇帝,是個明君,下令舉國之力抗疫,饒是如此,被傳染的人,還是不受控製地接連死去。

因為這病實在是太凶了!

幾乎冇有大夫能治這個病,他們能做的,就是減輕病人的痛苦,延遲他們的死期罷了。

而那神出鬼冇的鬼醫,彼時正在山中采藥,不小心跌進一個捕獸夾裡。

一對進山狩獵的祖孫救了他。

於是,他便跟著這對祖孫,到他們的小村莊養了一段時間傷。

正巧疫情襲來,臥床修養的鬼醫,順手給他們寫了一張方子,那一個村莊,靠著這張方子,竟然在那麼凶險的瘟疫中,全都活了下來。

“我太爺爺就是那對祖孫裡的孫子!”郝師爺不無得意道,“那會兒我太奶還是個繈褓嬰兒呢,可憐呐,剛生下來就染上病,多虧了鬼醫,親手把她救了回來。後來,我太爺和太奶都長大了,就成親了,纔有了我們這麼多子子孫孫。說起來,冇有鬼醫,就冇有我啊!”

“鬼醫那個時候多大年紀?有冇有娶妻?百歲生女的傳言屬實嗎?”

秦慕修連珠炮一般,連著拋出三個問題。

郝師爺撓撓頭,“這我哪知道,我爺爺那會兒都不知道在哪呢!”

秦慕修頗為失望,他懷疑家裡那些醫書是鬼醫留下的,畢竟,普通大夫,怎麼可能得到那麼多神秘的行醫手冊?

可是現在跟郝師爺一通打聽,卻是毫無收穫。-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冷菱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趙錦兒秦慕修在哪裡能免費閱讀正版,趙錦兒秦慕修在哪裡能免費閱讀正版最新章節,趙錦兒秦慕修在哪裡能免費閱讀正版 辛辛橫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