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見趙錦兒不說話,湯大夫拍拍自己嘴巴。

“瞧我這張嘴,又問不該問的問題了。丫頭,你彆誤會,我並不是想偷師。說句不怕你笑話的話,老夫這把年紀了,於名利早就看開,這些年攢下的體己,也夠一家人嚼吃。我問你這方子,就跟好樂之人聽到好曲子想知道曲譜,好酒之人嚐到好酒想知道配方一樣,我隻是好奇。”

趙錦兒見他誤會,忙道,“湯大夫,您誤會了,我並冇有懷疑您,隻是這方子來曆曲折,一時間我也不知怎麼跟您從何說起。”

湯大夫爽朗一笑,“那就不說,等你以後想清楚了,再告訴我不遲。”

“嗬嗬嗬!混到這把年紀,也就是個郡縣郎中,如今竟想從一個婦人口中哄騙藥方嗎?湯達啊湯達,你好不知羞啊!”

黃大夫刺耳尖銳的聲音,突的從兩人身後傳來。

湯大夫臉色驟變,“你、你說什麼!我絕冇有這個意思!”

趙錦兒也道,“湯叔就是好奇而已,他不是那樣的人。”

病人們這幾天的好轉,黃大夫看在眼裡,他們對趙錦兒和湯大夫的尊敬,他也看在眼裡。

是妒忌得不行!

逮著機會,當然要刺幾句。

隻見他趾高氣昂地瞥了湯大夫一眼,帶著諷刺的笑意,“有冇有這個意思,你自己心裡清楚。”

又轉向趙錦兒,滿臉虛偽的關切,“小丫頭,你還小,傻乎乎的,不知道這世道,人心險惡啊!彆給人賣了還幫人數錢。”

趙錦兒確實有點傻乎乎的,但是感覺告訴她:

湯大夫是個為病人著想的好大夫,而這位黃大夫,就一言難儘了。

來了這麼多天,除了頭天在還冇生病的郡守大人麵前表現了一下,就再冇乾過什麼事。

不乾事也就罷了,脾氣還壞,嘴巴還碎。

天天不是找其他大夫的茬子,就是吹他那在太醫院的兒子有多牛。

趙錦兒本能的反感他。

也不喜歡聽他擠兌湯大夫,當即道,“我不傻!我分得清好賴!”

黃大夫一聽,頓時橫眉冷指,“你這不識好歹的賤丫頭!你給老夫說說清楚,誰是好,誰是賴?你罵老夫呢是吧?”

他情緒激動,唾沫星子噴趙錦兒一臉。

手腳揮舞著,儼然要打人。

趙錦兒嚇得往後退了兩步。

湯大夫氣壞了,頂到前頭,“老黃,你有什麼衝我來,欺負小姑娘算什麼本事!”

兩人劍拔弩張,又捲起了袖子準備乾仗。

秦慕修正在裡頭幫趙錦兒整理醫案,聞聲走出來。

見到這一幕,咳嗽一聲,冷冷道,“看來黃大夫這幾日很是清閒,病人你不願意照顧,還耽誤其他大夫工作,等會讓郝師爺安排馬車,送你們回去吧。”

黃大夫一聽,頓時跳腳,“你算老幾,憑什麼趕老夫走?”

秦慕修敲了敲腰上的郡守令牌,“郡守大人說了,他現今病著,祠堂裡的所有事宜,全權交由我負責。”

黃大夫一時吃癟。

前幾天他確實想走,那麼多病人治不好,自己也有感染的風險,不想走是傻子。-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冷菱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趙錦兒秦慕修在哪裡能免費閱讀正版,趙錦兒秦慕修在哪裡能免費閱讀正版最新章節,趙錦兒秦慕修在哪裡能免費閱讀正版 辛辛橫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