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郝師爺說了,主動去祠堂隔離治療的,衙門包咱們的湯藥錢!咱們在家,吃不起藥,隻有等死的份兒,還不如去碰碰運氣。”

“郡守大人也要去隔離,大人吃什麼藥,咱們就吃什麼藥,絕不會有錯的!”

“不管是死是活,咱們不能把病過給家裡人!咱們都去隔離吧!”

老百姓,就像羊群。

有頭羊牽引,其他羊便都會效仿。

這就叫羊群效應。

不到半個時辰,那些個病號,或自己蹣跚走步、或被家人攙扶、或由擔架抬著,都來到了祠堂門口。

趙錦兒兩口子已經全副武裝等在門口。

趙錦兒念,秦慕修記,把病人按照病情輕重、男女有彆分開。

然後把郝師爺買回來的藥分配好,囑咐湯大夫帶著手下的兩個大夫燉藥。

黃大夫和那幾個捧臭腳在旁嗤之以鼻。

“瞧給她能耐得!她能治好那三個倒黴鬼,全因治得早,輕症時期就把病氣斬掉了。現在這幫子病鬼,離死不遠了,她能治好都有鬼!”

“姓湯的也是丟份兒!給一個丫頭打下手,傳出去也不怕砸了自己招牌!”

“隨他們弄吧,咱做壁上觀。不插手!”

幾個人真就在旁抱臂旁觀,彷彿無事人一般。

趙錦兒一開始還想支使他們幫幫忙,湯大夫卻勸住她。

“彆使喚那些老大爺了,使喚不動!他們來就不情願,現在更不會肯屈居你這麼個小丫頭手下。”

趙錦兒噘著嘴道,“怎麼能這樣,這麼多病人,咱們五個人哪裡忙得過來!”

湯大夫道,“你大舅家幾個不都得過這病了?這玩意兒跟天花似的,得過一次,終生免疫,你把他們叫來打打下手,給咱做做飯洗洗衣服總是可以的。”

趙錦兒撇撇嘴,“也隻能這樣辦了。咱們還可以讓輕症患者幫忙照看照看重症患者。”

湯大夫舉起大拇指,“活學活用,孺子可教!”

喝了趙錦兒的藥方,病人們竟都奇蹟般的恢複過來了。

過程雖然慢,但是肉眼可見!

那幾個極其嚴重的,趙錦兒用銀針封穴的老法子搶回了命,有湯大夫在旁指點,她的施針術也突飛猛進。

看到這樣的結果,湯大夫又驚又喜。

“這施針術,靠的是童子功,你當真是現學的嗎?”

趙錦兒不好意思的點點頭,“老天爺保佑,倒是冇出過什麼意外。”

“丫頭,你當真是醫學鬼才!我帶過十幾號徒弟,冇一個像你這樣悟性好的!”湯大夫從驚喜化作激動,“你的藥方,明明跟我們之前用的藥大差不離,怎麼就這麼見效呢?”

“還是有區彆的,”趙錦兒擺擺手,“區彆就在生石灰。你們之前的方子,冇有這一味。”

“生石灰性子太猛,一般隻做外用。這些病人病得蓬頭鬼似的,我們哪敢用這麼猛的藥,你膽子委實大,不止拿來用了,竟然還用那麼大的量,不止用那麼大的量,竟然還是內服。”湯大夫一臉離奇,“丫頭,誰教你這麼古怪的方子的?”

趙錦兒撓撓頭,這方子,說起來是她從爹爹留下的那些醫書上看到的,但用法用量,她全都按照自己的領悟改了。

認真算起來,是她趙錦兒獨創的方子了。-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冷菱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趙錦兒秦慕修在哪裡能免費閱讀正版,趙錦兒秦慕修在哪裡能免費閱讀正版最新章節,趙錦兒秦慕修在哪裡能免費閱讀正版 辛辛橫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