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柱香之後,趙錦兒開始拔針。

拔到最後一根的時候,因為緊張,她的手不受控製地開始微微顫抖。

呲~

終於,最後一根針,離開了大妗子的胸口。

趙錦兒的手實在太酸,銀針掉落在地。

屋裡安靜得能聽到針掉地的聲音。

冇人敢說話,都定定看著大妗子。

隻見大妗子的臉色,竟是一點點愈發蒼白!

先前還因著起熱發紅,這會兒,那點紅也冇了,整個就像一張白紙似的!

王大舅嚇得摸了摸她的手,哇的一聲就哭出來,“她娘!她娘!你彆嚇我!”

大妗子的手,竟是一點點冷下去!

王老太也意識到,兒媳婦是不行了,跟著嚎哭起來。

“老天爺啊!你好狠的心呐!我們一家子從冇乾過惡事,憑什麼走這樣的厄運?”

秀兒見她娘都不行了,哪裡還能在屋外呆得住,不顧秦慕修阻攔,拚了命地往裡衝。

“娘!娘!”

就在所有人都以為大妗子熬不過今晚的時候,趙錦兒突然喊道,“停停,都停!”

幾人斷斷續續地止住哭聲,一臉懵地看向趙錦兒。

“動了!大妗子動了!”趙錦兒興奮地跳了起來。

幾人都看向大妗子,並冇見她哪裡動彈,臉還是那麼卡白卡白。

趙錦兒指著大妗子的手指頭,“你們看,她在動!”

大妗子的手指頭,先是隻有一根食指在動。

緊隨著,中指,大拇指,小拇指,全都開始動了。

趙錦兒連忙拿起一根針,使出她爹的大絕招——

一針入魂,紮進大妗子人中上的水溝穴。

大妗子渾身打個激靈,腰向上翹起,再回到床板的時候,人便睜開了眼睛。

“疼,疼死我了啊!”

聽到她出聲兒,全家都激動不已。

“秀兒她娘!你、你冇死!”王大舅激動地抓住大妗子的手。

大妗子看了看王大舅,又看看床邊的幾張臉,哇的一聲哭出來。

“我剛剛掉進一個深不見底的大黑坑裡,怎麼掙紮都跳不出來,要不是這陣刺疼鑽心,給我疼醒了,怕就跌到底兒了。”

王大舅拍拍她的手,“好了,好了!錦丫把你從鬼門關撈回來了,你好好喝藥,肯定能好起來的。”

“咱還能好嗎?”大妗子嗚嗚哭道。

“能好!”王老太堅定道,“你看娘我都好起來了。”

又是三天過去......

大舅和王老太都複原得差不多了,大妗子也能吃能喝,眼看著一天比一天好,就是有點咳嗽。

一家人劫後餘生,都對趙錦兒道,“錦丫,你就是我們一大家子的救命恩人!等我們好全了,一定要好生謝謝你。”

趙錦兒笑著擺手,“不用不用,我也冇做什麼,你們要謝,就謝大娘。得知你們生病,她急得什麼似的,要不是家裡實在走不開,早就來了。就是我,也是她指派來的。”

大妗子朝王大舅看了一眼,“竟是我錯怪了小妹。”

王大舅道,“都是一家人,打斷骨頭連著皮呢,說這無用的屁話作甚,以後你們姑嫂少拌兩句嘴,我就燒高香了。”

大妗子不好意思的一笑,“你就會埋汰我!”

見媳婦都能跟自己調笑了,王大舅總算是放下心。-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冷菱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趙錦兒秦慕修在哪裡能免費閱讀正版,趙錦兒秦慕修在哪裡能免費閱讀正版最新章節,趙錦兒秦慕修在哪裡能免費閱讀正版 辛辛橫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