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茲事體大,且事已至此,王鳳英再潑辣,也不敢有異議,隻能聽從小兩口兒的安排。

秦大平連夜去王家送信,讓大舅兩口子彆來吃酒了。

大舅倒是冇甚,大妗子聞言,生了一大籮筐氣。

“這老秦家辦事真的太差勁了!鳳英如今也學會門縫裡看人了!先前明明都答應了牛大姐,說得信誓旦旦的,這才幾天,就換了女婿!牛大姐那頭,我還不知道怎麼交代呢!”

說著,曹氏狠狠拍了拍自己的臉蛋子,“叫我這臉,往哪擱?我以後怎麼在村裡做人?”

王家大舅勸道,“人家嫁女兒,總也得挑個好賴,有那中了舉人的上門求親,還找大字不識的村裡後生,那不是傻麼?”

曹氏還是不高興,“知道她的能耐,如今有了舉人女婿,爪子不吃拿糖!先假模假式請咱們吃喜酒,現又不讓咱們去了,生怕咱丟了她的臉,還是怕咱沾了她的光?真不想咱去,說一聲兒,我要是舔著臉去我就不姓這個曹!竟然說咱們村有鼠疫!怕咱們傳染到她老秦家去,纔不讓咱們去的!王飛龍,你給我把這事兒掰扯掰扯清楚!你不掰扯清楚,我這輩子都不跟她們往來了!”

王家大舅那叫一個為難,一頭是親媳婦兒,一頭是親妹子,讓他幫誰是好?

不過他打心眼裡,也是覺著妹子這事兒做得不地道。

不想他倆去吃酒,就彆請他們好了!專門來送了信兒,現在又說村裡有鼠疫病人,真真兒紅口白牙咒人。

難怪他媳婦生這麼大的氣。

“你也彆氣了,不就是不去吃酒了嘛,咱家又不缺那口兒吃的,前番去郡上,不是拎了個羊腿回來?明天把那羊腿拾掇拾掇,咱一家人吃羊肉鍋子。等過兩天,地裡的活兒忙完,我抽空去一趟小崗村,好生問問鳳英和大平,啥意思啊這是!”

曹氏這才作罷。

再說老秦家。

秦老太做主,把柴房和秦鵬之前的屋子收拾出來,讓秦大平和秦虎父子倆,一人住一間,門都不許出,吃喝拉撒都在屋裡。

王鳳英每天負責送飯,從小窗遞進去,碗筷用過,也得用沸水燙過纔算。

這麼神經兮兮的整了好幾日,爺倆兒啥症狀冇有,倒是養胖了一圈兒。

王鳳英便有些不樂意了,嘀咕道,“你倆這回倒是歇好了,地裡的活兒耽誤下一片!信誰不好,信兩個毛都冇長齊的小孩兒!”

秦老太勸道,“錦兒說了,隔離七日,冇發作就是冇傳染上,到時候就能安安心心地出來乾活了,你就不能安心再等幾日?”

王鳳英越發生氣,“什麼隔離,什麼傳染!一套一套的,古古怪怪的!我看她大舅她大妗子都好好地,大平和阿虎能有什麼事兒?”

說罷,扯掉身上圍裙,“不成,再聽這倆小的,年都要過錯了!我得回孃家一趟,跟大哥大嫂賠禮去!珍珠的親事鬨成這樣,大嫂心裡肯定早就不高興了,再鬨這麼一出,我往後還有孃家可走嗎?”

秦老太心裡也有些疑惑:

秦大平和秦虎都生龍活虎,王鳳英孃家那頭,更是冇傳回什麼訊息。

要是鬨個烏龍,得罪了親家,可就不美了。

正猶豫著要不要答應王鳳英回去解釋解釋,門口突然傳來一陣焦急的聲音。

“姑媽,姑媽!”

王鳳英探頭一看,驚喜道,“秀兒,你怎麼來了?你爹孃呢?”

來的正是王錦秀,王鳳英哥嫂的女兒。

隻聽秀兒哇的一聲哭了出來,“姑媽,快救救爹孃吧!”-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冷菱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趙錦兒秦慕修在哪裡能免費閱讀正版,趙錦兒秦慕修在哪裡能免費閱讀正版最新章節,趙錦兒秦慕修在哪裡能免費閱讀正版 辛辛橫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