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趙錦兒以為冇人管她死活呢,聽到秦老太的話,忍了半天的淚水終於滾下來。

“我、我不該亂走的,大伯他們回來了嗎?”

秦老太搖頭,“還冇哩,天就要黑了,應該快回來了。回來就好,回來就好!嚇壞了吧,趕緊回去喝碗熱茶壓壓驚!”

回家路上,又絮絮叨叨道,“一家子從中午等到下午,心都急得有簸箕大!你這要是在山裡出了什麼事,叫我們怎麼跟你叔叔嬸嬸交代?”

趙錦兒緊咬唇瓣,想說我在叔叔家的時候,在山裡迷到半夜,也冇個人找過......

進了家門,隻見王鳳英帶著媳婦劉美玉、女兒秦珍珠也來來回回的在院子裡走著。

“早知道就帶上她一起了,誰知道她這麼笨,進個山都能迷得回不來!”王鳳英嘀咕著。

劉美玉瞥見門口的秦老太和趙錦兒,連忙扯了扯她衣角。

王鳳英抬眸一看,嚇了一跳,見趙錦兒全須全尾的,鬆了口氣。

嘴裡卻是抱怨道,“太嬌貴了,進個山都能這麼大陣仗,往後家裡可怎麼敢叫你做事?”

秦珍珠則是嘟囔道,“都說她是掃把星了,奶非不信!”

趙錦兒哪敢回話,心虛的縮在秦老太背後。

秦老太知道趙錦兒害一家子提心吊膽一下午,也不好迴護,就冇說話。

一貫跟鋸嘴葫蘆似的劉美玉卻捏起鼻子,“有人尿褲子了嗎,咱這院子怎麼突然這麼騷?”

方纔大傢夥都著急,冇注意到,被劉美玉一提醒,紛紛捏起鼻子。

“是啊,什麼味兒這麼衝!”

秦老太離趙錦兒最近,“錦丫頭,這味道怎麼像是你身上的?”

不由一陣心疼,給大閨女嚇得,都尿褲子了。

趙錦兒羞愧不已,連忙從簍子裡掏出那隻死狐狸。

“是它騷。我見它的騷氣都能熏走狼,就把它揹著防身,我這就給帶村西頭挖個坑埋了去。”

秦老太一見狐狸除了脖子上一個傷口,渾身油亮的皮毛每一絲損傷,眼睛都放光了。

“瞎胡鬨!等你大伯回來把皮剝下來,送到鎮子上皮毛鋪裡,且能賣兩個錢呢!”

去年冬天,張開弓打了隻狐狸,肚子上還劃傷了,聽說都賣了好幾兩銀子!

王鳳英也知道這事,連連點頭,“狐狸皮是能賣錢。”

秦老太高興得哈哈大笑,拍了拍趙錦兒瘦小的肩膀。

“咱家錦丫頭,看著是個倒黴的,芯子裡儘走運,怎麼就是掃把星了?我看就是福星一個!”

趙錦兒陰差陽錯帶回這麼漂亮的一張狐狸皮,饒是自己男人和兒子進山找到現在還冇回來,王鳳英也不好再說什麼。

隻有秦珍珠撇著嘴,“掃把星轉運了?我纔不信!”

秦老太瞪了她一眼,“嘴裡再不乾不淨的看我不撕爛你的嘴!天都黑了,你們在家乾閒到現在,燒晚飯了嗎,燒熱水了嗎,爺們等會就要回來了,耽誤了他們吃飯看我不罵人!”

秦珍珠一肚子鬱悶,還不是為了那個掃把星,大家心都急得簸箕大,哪有心思燒飯?

奶真是老糊塗了,這麼護著她!

“趕緊燒開水把那隻雁宰了,今兒一家子都折騰一天,晚上好好吃頓肉!”秦老太吩咐道。

幾個女人就在院裡開始殺雁,一家子都是會過日子的,一隻雁殺下來,那是一根毛都冇浪費。

血放出來凝了血旺,毛扒到一旁洗洗晾著,乾了把毛管剔掉,能給老大的女兒妙妙做個半厚不薄的羽絨背心,心肝肺腸也拿麪粉抓洗乾淨醃了,等曬好加上一把春天留的槐花乾擱飯頭蒸了,香得掉眉毛。

王鳳英把砧板端出來,在院子就把大雁剁成兩半,“今兒紅燒一半,另一半風起來吧。”

秦老太雖然不喜歡王鳳英嘴巴吧嗒吧嗒的,但這個媳婦過日子確實是冇話說的一把好手,就點點頭,“你做主就行。”

趙錦兒為著害大家擔心,一直悶聲乾活不敢說話,這會突然扯了扯秦老太的衣角,“奶......”

秦老太見她欲言又止的,笑道,“啥事兒,跟奶說!”

“阿修身子弱,紅燒的油葷重,他怕是消化不來,能不能撿兩塊肉出來給他燉點清湯?”

早上秦慕修說自己胃口不大消化不好,趙錦兒記在心裡了。

孫媳婦這麼關心孫子的身體,秦老太哪有不願意的,當即道,“鳳英啊,拿個小瓦罐給阿修和妙妙燉點清湯。”

王鳳英正要嫌兩句多事,聽婆婆也冇忘了她孫女,也就冇話了。

男人們回來的時候,小院裡已經瀰漫著一股肉香。-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冷菱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趙錦兒秦慕修在哪裡能免費閱讀正版,趙錦兒秦慕修在哪裡能免費閱讀正版最新章節,趙錦兒秦慕修在哪裡能免費閱讀正版 辛辛橫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