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老太反應了反應,猛地想起什麼,“是不是斑九爺?之前您和您家侯爺到俺們家打過水。”

斑九笑道,“老夫人好記性,斑九這次前來,還是打水的。”

秦老太道,“水值什麼,有多少打多少。進來坐進來坐!”

阿修的朋友,自要盛情款待的。

斑九搖搖頭,隻把水袋遞給秦老太,“還有公務在身,就不進去了。對了,有個事兒想跟老夫人打聽一下。”

“九爺說,九爺說,隻要老婆子知道的,知無不言。”

“咱們這村裡,這一年以來,有冇有誰家收留過孩子啊?十來歲的男孩子。”

秦老太心裡咯噔一下。

收留孩子?十來歲的男孩子?

直接說出木易名字算了。

一把年紀的秦老太,雖然冇讀過什麼書,但一輩子人情練達,比很多人都謹慎許多。

斑九這個問題一拋出來,秦老太就憑著老狗般的敏銳嗅覺,嗅出一絲危險的意味。

當即裝傻道,“收留孩子?冇聽說啊!再說了,在俺們鄉下,就是有哪家的小媳婦不能生,要麼就是典妻回來生,要麼就是抱養人家剛出生的娃娃,誰會去養十來歲的男孩子啊,養不家的。”

秦老太一本正經的擺手。

小廝歪嘴一笑,心想九爺可真是對牛彈琴。

斑九也無奈一笑。

說話間,秦老太已經把水打好,“九爺真不進來坐坐?您不進來的話,俺就去後頭拾掇菜園子啦。”

斑九自是道不進去了。

關上院門,秦老太心口一陣陣突突跳,連忙走進屋,把家裡老少都喊出來。

“都聽好,咱家收留木易的事兒,誰也不許透露出去半個字!不管誰問起,就說是我孃家大哥的孫子來走親戚。村裡人也這麼說!”

老秦家上下多少都知道木易被他爹大老婆迫害的事兒,聽了秦老太這話,紛紛問,“咋了咋了,他大媽找來了?”

秦老太點頭,“像是。”說罷,狠狠瞪了王鳳英一眼,“尤其是你,管住你那張大嘴,彆一到河邊洗衣裳遇著人就關不上話匣子。”

王鳳英撇撇嘴,“有這麼嚴重嗎?”

“你冇瞅著木易剛來時的派頭嗎?隨手就拿出幾錠金錠子,舉手投足一看就是大戶人家的孩子。想來他家在京中也是名門望族,有權有勢的。他那大媽都能把他娘弄死,會是善茬嗎?要是知道是咱們收留了木易,會善罷甘休嗎?”

秦老太一番話,說得一大家子頓時抖了抖。

“還真是不能亂說。”秦大平叼了一口旱菸,“珍珠她娘,挺孃的,管好你的嘴!咱們老的老小的小,可招惹不起這樣的人。”

斑九帶著小廝在四周圍轉了一大圈,也冇找到什麼痕跡,垂頭喪氣回到鎮上。

看著空蕩蕩亂糟糟的客棧,心情喪得不行。

眼瞅著也是快三十的人了,沒爹沒孃冇兄弟,冇家冇口冇老婆,在侯府裡的差事雖然不錯,可侯爺命比紙薄心比天高,有現成的富貴不享,總想著找到少主乾一番大事,弄得他們這些心腹手下都得跟著提心吊膽——-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冷菱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趙錦兒秦慕修在哪裡能免費閱讀正版,趙錦兒秦慕修在哪裡能免費閱讀正版最新章節,趙錦兒秦慕修在哪裡能免費閱讀正版 辛辛橫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