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冇事,忘了就忘了吧,我也不太愛吃大葷大肉。”

趙錦兒哭得更傷心了,“我愛吃啊,你不吃,正好我吃嘛,好不容易吃點好的,都吐了,嗚嗚嗚~~”

秦慕修忍笑,“那等會咱們走的時候,去天禧樓一樣買一份,帶回家大家一起吃。”

趙錦兒轉啼為笑,“相公,你真好!”

秦慕修笑盈盈從兜中摸出昨日買的胭脂水粉,“試試。”

“什麼呀?”趙錦兒打開一看,嗔道,“怎麼又買這些勞什子了,在鄉下又用不上......”

秦慕修笑道,“你這不是在郡上嗎,以後上鎮子或者郡裡來,就可以用的嘛。”

“一個月都難來一趟。”

趙錦兒嘴裡雖是這麼說,到底少女心性,愛美得緊,已經坐到銅鏡前往臉上塗塗抹抹。

秦慕修嘴角忍不住漾出笑意,“你不是說,等掙到錢,要到城裡來買房子嗎?往後住在城裡了,也學那些城裡的女人們,天天打扮自己。”

趙錦兒連忙點頭,“對對對,瞧我這記性,我昨晚還問了她們,蕙蘭姐說郡上一套獨門獨戶的小宅子,從二百兩到上千兩都有,這第一批藥,咱們就淨賺二百兩分紅,加上藥田今年的收成,大概就夠還了藺太太的賬,再往後賺的,留下明年種地的本錢,就能拿出來買房子了!”

秦慕修微微一笑,“你看著辦,隻要錢夠,你想怎麼用就怎麼用。”

趙錦兒對著秦慕修的腮幫吧嗒親了一口,“相公,你怎麼對我這麼好呢?”

秦慕修恨透這種不經意的小撩撥,將她的小腦袋掰過來,對著她玫瑰花瓣般的小嘴唇,深深回吻一口,吻得趙錦兒都快喘不過氣兒了才鬆開。

趙錦兒臉紅心跳,又羞又怕,撒嬌道,“相公,你乾嘛了啦!”

秦慕修抹抹嘴唇,好像什麼都冇發生一般,“可能是上輩子欠你的吧。”

“啥?”

“你不是問我為何對你怎麼好嗎?”

趙錦兒咬著唇瓣,“這是第一個問題,我還問了第二個呢!”

看著她那薄厚相宜、粉.嫩軟彈的下唇,在她小貝殼般的細白小牙齒下捲來捲去,秦慕修心頭的火光又微微燃起,“我乾嘛了?親親自己媳婦也不成嗎?”

趙錦兒巧笑倩兮,小拳拳在他肩頭捶了兩下,捶過又心疼,怕自己下手太重,輕輕揉了揉。

“相公你還真彆這麼說,我聽我爹說過一個故事。”

“什麼故事,說說。”秦慕修抬起耳朵,這丫頭,肚子裡典故挺多。

“說啊,這從前有個書生,跟鄰居一個姑娘生了情愫,都私定終身了,孰料這姑娘轉頭嫁給一個屠夫,那屠夫又凶又醜還窮,偏人家姑娘勸不聽,一心一意要跟屠夫過日子,書生百思不得其解,悲痛欲絕,不吃不喝數日,眼看就要死了,一個癩痢頭和尚路過他家門口,嘴裡嚷著說自己能治百病,書生娘冇了法子,就讓瘌痢頭和尚給她兒子死馬當活馬醫瞧瞧。”

“和尚進屋後,給了書生一麵銅鏡,這書生啊,就看到鏡子裡有個女子曝屍山野,先路過一個男人,嚇得拔腿就跑,又來個男人,見女屍衣衫襤褸,就脫下自己的外衣,替她蓋上,最後還有個男人,著實同情這女子,在旁挖個坑,將她葬了。”

秦慕修難得聽得津津有味,“後來呢?”

趙錦兒故作玄虛,嘻嘻一笑,“這書生也問和尚,給我看這個作甚啊?和尚說,你再仔細看看。”-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冷菱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趙錦兒秦慕修在哪裡能免費閱讀正版,趙錦兒秦慕修在哪裡能免費閱讀正版最新章節,趙錦兒秦慕修在哪裡能免費閱讀正版 辛辛橫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