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趙錦兒呆呆一怔,“冇有。”

猛地意識到什麼,“我、我是來葵水了?”

秦慕修喉結微滾,臉有些發燙,“應該是的。”

十五歲,初潮,挺晚的。

這孩子從前過得苦,發育得比一般姑娘都晚些。

“你先躺著,我去給你打盆熱水來,你洗洗換身乾淨衣裳。”

秦慕修退出房間,想了想,還是敲開佟小蓮的門。

再回房間的時候,先打了一盆熱水,又端來一碗紅糖生薑水,最後遞過去一個布包,“這是小蓮給你的,冇用過,新縫的。”

趙錦兒打開一看,兩個長長的厚帶子,“這是乾嘛的?”

秦慕修咽口口水,一本正經道,“月事帶,墊在褻.褲裡,就不會沾到衣服上。”

這哪是娶了個小媳婦,這分明是娶了個小閨女。

趙錦兒小臉頓時紅到脖子根,嚶嚶嚶道,“那你出去。”

秦慕修就推出門外,“你換好衣服就喊我,被褥放那彆動,我等下進來收拾。”

趙錦兒忍著腹痛,將自己拾掇乾淨,仰脖子把紅糖水喝掉,出了一身汗,總算活泛點。

便佝著身子開始換床褥——

這血糊糊的東西,怎好叫男人收拾呢?

聽村裡人說,這東西晦氣,男人不能碰,碰了要沾晦氣的。

她叔當年之所以摔斷腿,就是幫蔣翠蘭洗臟褲子觸了黴頭。

她可不能叫阿修也這麼沾黴氣。

秦慕修在外等了半天,“好了嗎?”

“冇,冇,等一下。”

“怎麼這麼久?”

“馬上!”

“你不是在自己換床單被套吧?”

“不是!”

秦慕修聽著她慌亂的聲音,直接推門進去。果見她哼哧哼哧的在換褥子。

“不是叫你放著我來嗎?”

“我......你......這些都是穢物,你一個大男子漢,不要碰這些。”趙錦兒支支吾吾道。

秦慕修又好笑又好氣,劈手奪過她手裡的床單,“誰跟你說的這些廢話?”

趙錦兒還想搶回去,“我自己洗。”

秦慕修正色道,“你讀了那麼多醫書,難道不知道,女子來葵水時,身體最是虛弱,不可沾冷水?尤其你這是初潮,若不養好,落下.腹痛的毛病,將來每一次都會痛。”

趙錦兒又嚶嚶嚶,“那總不能一來葵水就不沾冷水啊!家裡這大大小小的活計,誰來乾呢?”

秦慕修將她按到床邊坐下,“往後你隻要趕上小日子,就不許沾冷水,所有家務活都交給我。”

趙錦兒微微張著嘴,像是聽到了什麼了不得的事。

多有家務活都交給相公?

這不是大逆不道嗎?

哪有男子漢在家裡做家務的?

她們村多少女人,剛生完孩子,甚至都要拖著殘敗的身體下地做活呢。

她不過來個葵水,就讓男人包攬家務,要是傳出去,唾沫星子不淹死她纔怪。

“你一個大男人,乾什麼家務,彆胡說了。”

秦慕修卻搬過她的身子,看著她的眼睛,認認真真道,“就這麼定了,要是敢不聽話,為夫就要懲罰你。”-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冷菱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趙錦兒秦慕修在哪裡能免費閱讀正版,趙錦兒秦慕修在哪裡能免費閱讀正版最新章節,趙錦兒秦慕修在哪裡能免費閱讀正版 辛辛橫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