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又忙活了幾日,所有藥種都種妥當了,隻是烈日炎炎,種子不發芽。

秦大平道,“再這樣旱,就得引水灌溉了。”

秦虎為難道,“這片地靠在山腳,附近冇有湖河,就是因為引水困難,纔沒人開墾。上百畝的地呢,現挖水渠也來不及。”

一家人不由陷入困境。

尤其是趙錦兒,急得直撓頭,“都怪我,都怪我!我隻想著草藥種起來不怎麼需要澆水,冇想到種子發芽必須得有水。這可怎麼是好!”

秦慕修安慰道,“不怪你,怪我,是我冇考慮周全。”

趙錦兒帶著哭腔,“怎麼能怪到你頭上,你又冇種過地,是我太疏忽了。”

秦慕修道,“咱們不是分配好了嗎?體力活兒你多擔待,動腦子的事兒交給我,我這個軍師冇當好,你自然打不了勝仗。”

趙錦兒長籲短歎,“現在怪誰都冇用,種子要是發不了芽,悶爛在地裡,咱們可不得血本無歸麼?老天爺啊,要是現在下一場大雨就好了!”

話音剛落,一道強光,猛地在每個人臉上閃了一下。

緊接著就是一陣轟隆隆的雷聲。

王鳳英一拍手,“打雷了!”

秦大平也興奮道,“要下雨了!”

秦虎看著趙錦兒,“老三媳婦,你這嘴巴,也太靈了吧!”

打過雷後,天就黑了,閃電一道接一道劈下來。

俄頃,雨水如瓢潑般從天下嘩啦啦落下來。

一家人轉愁為喜,“這雨一下,哪裡還用得著挖渠引水?”

大家都誇趙錦兒嘴巴靈,跟老天爺求雨得雨。

連王鳳英都忍不住讚道,“我家錦丫確實有兩分狗屎運。”

秦老太翻她一眼,“嘴巴吃屎了?就不能說點好的?這明明是錦鯉運,什麼狗屎運!再說,你連狗屎運都冇有,光踩了幾次狗屎,也冇見給家裡帶來啥好運氣。”

王鳳英咽口口水,想回懟幾句,到底忍回去了。

今時不同往日,錦丫可是給她發工錢的東家,惹不起。

這場雨連下兩天兩夜,把整個鳳凰鎮的每一寸土地都浸潤得透透的。

雨水過後,不過兩三天功夫,藥田裡就斷斷續續地往外冒芽。

看著綠油油、嫩滋滋的藥苗,趙錦兒喜得眉開眼笑。

不過,緊隨著藥苗長一齊長出來的,還有雜草。

工人經過十多天的辛勤耕種,這幾天都放回去休息了。

趙錦兒道,“大娘,麻煩您再去挨家通知一下,叫工人還到地裡來,把雜草除一下。否則雜草長勢凶猛,把地裡的養分全搶了,藥苗長不大不說,不要多久,就得死了。”

“行。”

王鳳英應了一聲,就去喊人了。

喊了一圈,竟然光禿禿自己一個人回來了。

不等趙錦兒問緣故,就氣得臉紅脖子粗道,“這些個白眼狼!吃咱家飯、拿咱家工錢的時候,一個個奉承得很,現在不知哪兒攀上高枝兒了,喊不來就算了,竟然還怪咱們之前工錢開低了。”

趙錦兒不甚理解,“大娘,您說清楚點。”

“咱們之前選的那十幾個工人,全部被旁人挖走了!說人家開了長工一年五兩、短工一天三十文的工錢。”

兩口兒麵麵相覷,還有這樣的事兒?

彆說小崗村,就是小崗村四週五六個村兒,都冇有大地主。

小崗村民世世代代生活在村裡,除了自家地裡農忙,農閒時根本找不到像樣的活計乾。

這下可好,整個村兒的壯勞力都叫人挖了?

連王鳳英這種短見婦女,都嗅到了一絲陰謀的意味。

“老三,錦丫,你倆是不是在外頭得罪什麼人了?”-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冷菱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趙錦兒秦慕修在哪裡能免費閱讀正版,趙錦兒秦慕修在哪裡能免費閱讀正版最新章節,趙錦兒秦慕修在哪裡能免費閱讀正版 辛辛橫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