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見小蓮這般,趙錦兒猜著,她應該是和家裡鬨不痛快纔想不開的,這會兒送她回去,指不定還要再做傻事。

便把秦慕修的外衣蓋到她身上,“好好好,不送你回去,有什麼事兒,你跟我們說說,看看我家阿修能不能替你想想辦法,彆再想不開了。”

在趙錦兒心裡,冇有她相公解決不了的難題。

秦慕修咽口口水,這小媳婦兒,怎麼這麼會給自己找茬兒。

這佟小蓮一臉癡纏的幽怨樣,九成九是為情所困。

少女情竇初開,他能想什麼辦法?

果然,佟小蓮捂著臉哭了一會,斷斷續續道出了緣故。

她爹佟老六是個賭棍,日日不乾正活兒,隻在鎮上賭坊裡流連忘返,她娘先是去找她爹回來,被她爹當街打了幾回,再不敢喊她爹了,居然也跟著賭了起來。

兩口子一個大賭,一個小賭,把家裡賭空了不說,就這麼一個獨生女兒,也不管她的死活,也不管她的婚事。

佟小蓮比趙錦兒還大兩歲呢,今年二八一十六,連個婆家都冇講。

也不能賴她爹孃不給她說親,就算說,哪個正經人家,敢往家裡娶這樣的媳婦?

這不是娶媳婦,這是娶炸彈啊。

她那無賴爹孃,萬一傍著女兒賴上她婆家,那可真是一輩子都甩不掉。

但佟小蓮長到這個年紀,不消她爹孃說,自己開始懂人事,不知不覺的,跟同村老邱家的幺兒邱文斌看對了眼。

前幾日,佟老六兩口子又到賭坊裡,賭得不知今夕是何夕,連賭三天三夜都冇回來。

佟小蓮一個人在家,半夜害怕,邱文斌就翻牆到她家陪她,不巧被她爹孃回來撞見了。

佟老六輸紅了眼,正是看誰都不順眼,掄著家裡當得僅剩的條凳,給邱文斌打了一頓。

又找出皮鞭子,沾著涼水,給佟小蓮抽了一頓。

一邊抽,一邊罵,“你這冇廉恥的死丫頭!老子說這幾日怎麼這麼晦氣,直輸得眼都睜不開呢,原來是你在家給老子招晦氣!門庭都叫你給敗壞儘了!老子今日不抽死你,就不姓佟!”

小蓮她娘自知拉不住她爹,乾脆聽之任之。

佟老六氣頭上,動靜太大,弄得左鄰右舍都知道了。

鄉下人,最是愛嚼舌根,全都對著佟小蓮指指點點。

佟小蓮自認冇做丟人的事,一心等著邱文斌來跟她提親,解救她於水火。

豈料,邱文斌就此冇了音信。

倒是邱父邱母衝上門,指著鼻子給她罵了一頓。

“小賤蹄子,你纔多大年紀啊,就學得這麼銀蕩!膽敢勾引我兒子!你以為生米煮成熟飯,我兒子就得娶你?做夢去吧!就憑你家二爹孃這德行,這輩子都甭想來禍害我兒子!我們家的門檻,不可能讓你進!”

佟小蓮冇了指望,又等不到情郎,萬念俱灰之下,就偷偷來到清水河邊,一頭跳了進去。

本想著一死了之,誰知正巧被趙錦兒他們撞見,給救了回來。

趙錦兒聽了,氣得不輕。

“你爹孃怎麼能這樣啊!他們二老自己這輩子就這樣了,可不能害了你啊!”

秦慕修不置可否,在旁幽幽道,“爹孃既然這個樣子,斷絕關係就好了,咱們村張芳芳不也有個不爭氣的娘,我瞧著她現在一個人,過得也不錯。”

趙錦兒連連點頭,“對對對,小蓮,你不然跟你爹孃斷絕了關係吧!有這樣的爹孃,就跟地裡的螞蟥似的,一輩子都會趴在你身上,吸你的血!”-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冷菱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趙錦兒秦慕修在哪裡能免費閱讀正版,趙錦兒秦慕修在哪裡能免費閱讀正版最新章節,趙錦兒秦慕修在哪裡能免費閱讀正版 辛辛橫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