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人一聽,頓時都怒火直衝,“我就說看著不像個好東西,原來是三隻手!”

鄉下人一年忙到頭,存點家當不容易,一旦遭了賊,往往就是好幾年都白乾。

村民們對三隻手的厭惡痛恨,可想而知。

頓時就有人從家裡找出爛菜葉、臭雞蛋,朝那賊身上招呼。

小毛賊被砸得眼睛都睜不開,苦苦求饒,“我知道錯了,我知道錯了,放過我吧!”

裡正冷哼一聲,“放過你?你問問咱們村的父老鄉親,答應不答應!往哪兒偷不好,敢往我們小崗村偷!”

裡正可氣壞了!

秦慕修半夜敲他門,告訴他有人想來偷批地文書、和剩下的買藥種的銀子,他一個打挺就跳了起來。

這不是偷文書和銀子,這是偷他們全村致富的希望!

“你可算老虎頭上拔毛,趕上好時候了,爺爺我今兒要去郡上述職,非得把你這毛賊帶到郡上去,不給你送進郡大牢,我這裡正就不乾了!”

“送進大牢!”

“送進大牢!”

村民們並不知秦慕修兩口兒即將開始的大事業,隻是對這種不勞而獲的三隻手純天然的痛恨。

兩個小夥子,自告奮勇,“裡正叔,我們陪你,押送這禿賊上郡裡去!”

那毛賊看著這架勢,逃跑是不可能的了,欲哭無淚——

怎麼就接了這麼個倒黴活,一個銅板兒都冇偷到,現在還落得這個下場。

不過那小姐說了,他們家在鎮裡家大業大,跟亭長老爺是鐵桿交情,打個招呼,就能給他撈出來。

可是......裡正剛剛嚷著什麼,要把他送進郡裡大牢?

那小姐家的勢力,不知在郡裡怎麼樣?

毛賊在心裡默默打定主意:

若那雇主小姐能給他撈出去,並且給他一筆封口費,他就咬緊牙關,做個盜亦有道、講義氣的俠盜,若她冇那麼大的本事,他纔不願意當替死鬼頂鍋蓋的呢。

到了村口,裡正道,“阿修啊,和你媳婦兒回家拾掇拾掇吧,瞅瞅你家都叫這賊翻成啥樣兒了。剩下的交給叔,絕對叫這狗賊伏法!”

又對村民們道,“都散了,都散了,記住了,以後晚上睡覺,把門窗都關緊鎖好了!這年頭,賊多得很!”

“知道嘞!”村民們一邊應著,一邊把手裡最後的爛菜葉、臭雞蛋砸到毛賊身上。

......

馮府。

馮紅荻美美的睡了一覺起來,正在梳妝打扮,丫鬟忽然進來報道:

“小姐,二門外的小廝旺財有事求見。”

馮紅荻不疾不徐,在鬢角插上一支翡翠鳳釵,嘴角露出一抹笑意,才道,“成了!叫他把東西帶進來。”

旺財進來,還冇說話,就咕咚一聲跪到地上。

馮紅荻見狀,蹙起修剪精緻的柳葉眉,“作甚行這麼大禮?我要的東西呢?”

旺財又磕了兩個頭,纔敢磕磕巴巴道,“小姐,不好了!李四兒叫人給逮著了!”-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冷菱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趙錦兒秦慕修在哪裡能免費閱讀正版,趙錦兒秦慕修在哪裡能免費閱讀正版最新章節,趙錦兒秦慕修在哪裡能免費閱讀正版 辛辛橫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