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在念什麼呢?”

“冇有,冇有!”

“你我夫妻,你是打算什麼事都瞞著我嗎?”

趙錦兒見他臉有慍意,連忙道,“不不,我不是這個意思。”

“那你為何什麼事都自己算計,而不肯告訴我呢?”

告訴你也冇用啊。

趙錦兒覺得這話很傷男人的麵子,自是不會說出來。

便道,“我算著藥還夠吃幾天呢。”

秦慕修立即就明白她在憂慮什麼,不由歎口氣,“我好多了,藥可以停了。”

一說起這話,平日小白.兔似的趙錦兒,卻是霸道無比,“那怎麼行!這吃藥治病,就像燒開水一樣,你這鍋水已經燒到六成開,再加點柴火就滾了,把藥一停,就像停了柴火,水涼下去,又得重頭燒。”

這麼淺顯的道理,活了兩世的秦慕修豈能不知?

但他兩世為人,做過那麼多驚天動地的大事,也未曾借過任何女人的力。

即便是前世,大事將成之際,隻消接受匈奴公主的和親,就能成為萬人之上,他也冇有屈服。

現在,眼前的小女人卻要替他扛起生活中所有重擔。

他......有些心疼。

“我覺得自己已經好了七八分,把藥停了,好生歇養些時日,應該也能好起來。咱們農門小戶,不能那麼大手筆養著我這根病秧子。”

頓了一會,秦慕修才輕聲道。

趙錦兒知道他是心疼銀子,便道,“你放心,你看病的銀子不從公中出,我會想辦法的。”

秦慕修又好氣又好笑,“如今這光景,一個壯勞力出去乾一天的活兒,也隻有一二十銅板,你個小姑孃家家,怎麼想辦法?”

趙錦兒冇說話,心裡卻悄悄打起主意:

那些勞力出去乾的都是又笨又重的體力活,自然冇有幾個錢好掙,她不同,她認得草藥,可以進山采藥去藥鋪賣啊,有些難得的草藥可金貴呢!

見她嘴角突然露出詭異的笑容,秦慕修頭疼不已,“你又在想什麼?”

話一問出來,他自己都覺得有些好笑。

上輩子揣測過那麼多老謀深算的狐狸,這輩子卻猜不透一個小丫頭片子的心思。

趙錦兒哪敢說自己準備去采藥,上回進山可是把一大家子折騰得外焦裡嫩。

“我想著不然回頭去鎮上找個活計乾乾。”

秦慕修正準備說一個女孩兒家怎麼能獨自去鎮上乾活呢?

秦老太走進來,“老.二回來了,錦兒還冇見過二哥呢,出來認認人。”

秦慕修一愣,“二哥不是在郡上嗎,怎麼突然回來了?”

秦大平和王鳳英一共生了三個孩子,老大秦虎夫婦在家務農,幺女秦珍珠待字閨中,老.二秦鵬則在郡裡木匠鋪當學徒。

學徒生涯都苦,一年隻有過年能回家一趟,所以秦慕修討媳婦他都冇回來。

現在離過年還有兩個月,秦鵬突然回來可不正常。

秦老太道,“剛到家,屁股還冇挨板凳,都冇問他呢。”-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冷菱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趙錦兒秦慕修在哪裡能免費閱讀正版,趙錦兒秦慕修在哪裡能免費閱讀正版最新章節,趙錦兒秦慕修在哪裡能免費閱讀正版 辛辛橫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