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人滿腮虯髯,頭戴鬥笠,一身黑衣。

饒是如此,秦慕修還是將他認出來。

巴圖。

當朝宰相溫居正手下第一暗衛,武功高強,為人心狠手辣,不擇手段,是溫居正的刀。

溫居正一人之下,萬人之上,說是權傾朝野一點也不為過。

前世,秦慕修與安樂侯相認起義之後,溫居正一直試圖招安,甚至提出將自己的獨女許配給秦慕修,但那時秦慕修心懷血海深仇,滿心想手刃晉文帝將帝位奪回,並冇搭理溫居正。

他的人現在怎麼會出現在這裡?

而且,似乎是一路跟蹤著自己的。

難道,溫居正一直知道他的存在?

秦慕修滿腹狐疑。

巴圖張望了一會,無所收穫,便快步離開了。

秦慕修搞不清他的來意,不敢輕易露麵,換了條小道回到裴家。

裴楓抱怨道,“我飯都快煮糊了,你纔回來,買個熟食要這麼久。”

秦慕修想著被巴圖跟蹤的事,心煩意亂,冇有理他。

裴楓見狀,也不再插科打諢,問道,“喂,秦兄,你怎麼了?”

“有點事,我們先回了,你跟奶奶自己吃吧。”秦慕修放下肉菜,便去找趙錦兒秦珍珠。

秦珍珠餓了,就不大願意走,“飯菜都準備好了,怎麼突然就走。”

“你三嫂叔叔的腿受傷了,我們得抓緊回去給他治。”

秦珍珠啊了一聲,“這樣啊,好吧。”

趙錦兒走過來,低聲問道,“叔叔的腿不急這一時啊,你是不是有其他事?”

秦慕修意識到自己的情緒太緊張了,連趙錦兒都看出不對,低頭對她溫柔一笑,“冇有,就是覺得叔叔的腿等不得。”

趙錦兒雖然憨憨的,但和秦慕修做了大半年夫妻,對他的性子多少有些瞭解:

她的丈夫,麵冷心更冷。

除了對她極儘溫柔,任何人都不太能激得起他的情緒,尤其是憐憫或者同情。

他看人做事都是很冷漠的。

之所以對她叔叔好,是為了她。

他這麼說,趙錦兒就覺得他肯定有什麼心事。

但見他並不想談的樣子,就也冇逼問,乖巧的跟他一同上了車。

趙錦兒都上車了,秦珍珠自不好單獨留下,也跳上車,對裴奶奶揮了揮手,“裴奶奶,我走啦,下回有空再來看您。”

破天荒的,秦慕修今天冇走大路,而是將驢車趕上一條又窄又繞的小路。

秦珍珠坐在後麵,屁股顛得生疼,不由問道,“三哥,有近路不走乾嘛繞小路啊?”

趙錦兒也覺得奇怪,“是啊。”

秦慕修笑道,“小路兩旁有樹蔭,不挨曬。”

秦珍珠和趙錦兒就笑了,“還是三哥周到,這大中午的,太陽確實烈得很,兩個太陽一曬,就要黑成碳。”-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冷菱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趙錦兒秦慕修在哪裡能免費閱讀正版,趙錦兒秦慕修在哪裡能免費閱讀正版最新章節,趙錦兒秦慕修在哪裡能免費閱讀正版 辛辛橫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