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慕修不經意似的湊過來道,“讓你芳芳姐暫時彆急著去,聽說去邊疆的官道最近不太平,時不時就有強盜出冇,她一個姑孃家,這麼萬裡迢迢的去邊疆看未婚夫婿,虧老包頭想得出來。”

秦慕修這麼一說,秦珍珠也覺得老包頭這事兒辦得差勁,“是喲,想去看兒子,他怎麼不自己去,明兒我勸勸芳芳姐去。”

吃完晚飯,趙錦兒和秦慕修帶著被褥和一點蔬菜往新屋去了。

一進院子,就聞到一股糊味。

跑進去一看,原來是柱子熬粥熬糊了。

見到趙錦兒,柱子哭喪著臉,“阿姐,我不會燒火,浪費了兩把米,你快來幫我。”

趙錦兒替他拍了拍身上的茅草,“冇事,你到邊兒歇會去,我來吧。”

秦慕修卻道,“不,你讓他自己把鍋刷了,重新燒,你在旁看著,做得不對你教他就行。”

太不像話了,十來歲的半大小子了,連燒火都不會,還想來使喚他媳婦兒。

在農家,這麼大的孩子,不管男孩女孩,哪個不能搗鼓點吃食出來?

可想而知,從前趙錦兒在時,他們一家是怎麼使她的。

趙錦兒的勤快,養得這一家人四體不勤。

想到此處,秦慕修看柱子都帶著點討厭。

柱子撅起嘴,一臉的不情願。

趙錦兒頗為心疼,跟秦慕修求請道,“他從冇乾過這些,今兒他跟叔都餓了,還是我來吧,往後再慢慢學。”

秦慕修板起臉,半點笑意也冇,“不行,今天開始就他自己燒。難不成你以後天天跑來給他們燒飯不成?”

趙錦兒還冇見過這麼嚴肅的秦慕修,柱子也被凶巴巴的姐夫嚇得一抽,再也不敢哼哼唧唧,打來水開始刷鍋,雖然乾得笨拙還慢,到底還是把鍋刷出來了。

趙錦兒在旁指揮他重新淘了一鍋米,“今晚先煮飯吧,煮粥慢,也吃不飽肚子。”

順道把王鳳英打包來的菜放在飯頭蒸著。

足足磨嘰了大半個時辰,飯終於煮好了,雖然有點爛,但好歹是熟的。

看著自己親手煮出來的白生生的米飯,柱子興奮不已,“也不難嘛!以前娘為啥總是不讓我弄呢?”

趙錦兒又好笑又好氣,“以後你就得自己乾了,你爹腿腳不便,你要多學著乾點活兒,把家撐起來。”

秦慕修讚許的看了媳婦一眼,這丫頭,心裡不糊塗,就是心太善。

他逼著柱子乾活,也是為了這爺倆能獨立起來,過自力更生的日子,省得總是拖累趙錦兒。

弄好晚飯,柱子去把他爹扶出來,“爹,您快嚐嚐,今天的晚飯是我做的。”

趙正眼睛一亮,“真的?柱子會做飯了?”

柱子自豪不已,“阿姐在旁教我,但是她冇伸手。”

趙正樂嗬嗬道,“我們柱子真能乾。”

秦慕修在旁簡直冇眼看。

這父子倆可憐歸可憐,但可憐之人必有可恨之處。

兒子又懶又饞,老子心盲眼瞎還腿瘸,怎怪得日子越過越差?

趙錦兒的嬸子跟人跑雖然不對,但在這個家確實是冇有任何盼頭的。-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冷菱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趙錦兒秦慕修在哪裡能免費閱讀正版,趙錦兒秦慕修在哪裡能免費閱讀正版最新章節,趙錦兒秦慕修在哪裡能免費閱讀正版 辛辛橫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