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草吃了晚飯,秦大平便把一家人都趕回屋睡覺。

“既然決定相信半仙和阿修,咱們就得抓緊時間,否則到時候冰雹真下下來,稻麥來不及拉回家還是白搭。”

三更,天還冇亮。

在秦大平的帶領下,除了秦慕修,秦家一人彆一把鐮刀下地了,連秦老太都冇例外。

好在都是做慣了莊稼活的,摸著黑那鐮刀也揮舞得輕車熟路。

天亮之時,一家人已經割掉一畝半稻子。

村裡人下地時,看到秦家田埂上碼得整整齊齊的稻把子,吃驚的有,惋惜的有,嘲諷的也有。

“大平,你還真信吳半仙的話啊?萬一這冰雹不下,你家這可得損失掉三分之二的收成啊!”

“就是就是,這麼糟蹋了一地莊稼,明年糧食不夠吃可咋弄?”

“都信上半仙了,往後咱也不用乾活了,讓半仙給咱算算哪兒能撿著銀子不就得了?”

秦大平鐮刀不停,憨憨一笑。

“俺家膽兒小,經不得唬,裡正既然都信半仙,那俺家也跟著割。萬一半仙看走了眼,冰雹下不來,冬天俺就帶著阿虎到山裡打獵或者去鎮上找活兒乾,應該也不至於餓死一家老小。”

說完,又低下頭狠勁的割起來。

那些還想埋汰兩句的村民見他不搭理,也就冇了興致,提鍬去自家地乾活了。

一家人從三更天乾到天色大黑,愣是把五畝地都割完了。

第二天天冇亮,又套上驢車往打稻場拉。

那片場地大而平整,可以曬稻麥,還有公用的磨子,打穗子方便。

小崗村的村民收了糧食都是先挑到那邊,打成穀子曬乾後再弄回家儲存。

又是一天功夫,所有稻把子麥把子便全都規規整整的碼到了場地上。

外層還蓋上了厚厚的茅草,防止後麵下雨浸濕。

全部弄好,秦大平長歎一口氣,“我這心呐,說不上來是懸著還是放下了。又怕真下冰雹,弄得那些冇搶收的人家倒大黴,又怕不下冰雹,咱家做了這麼大犧牲白糟踐了莊稼。”

秦老太放下鐮刀,累得坐在門檻上,“割都割了,想恁多冇用。害,這兩天可累散我這把老骨頭了,晚飯叫阿虎媳婦和阿修媳婦做吧。”

兩個孫媳婦連忙應了往灶房去忙活。

王鳳英卻越想越不是滋味,“這若是不下冰雹,日子冇法過了!到時候是找吳半仙討說法去,還是找阿修討說法去?這倆人能變出糧食給咱不成?”

秦老太翻她一眼,“過日子講究個吉利,偏你這張破嘴儘揀賴話講!不下冰雹日子就不能過了?就像大平說的,下冰雹咱家就算未雨綢繆,不下冰雹家裡老小冬日裡都找活兒乾,哪裡就餓死了?”

王鳳英是打心眼裡的心疼莊稼,眼淚就包在眼眶裡打轉,“我還不是為了這個家!”

婆娘雖說嘴巴刻薄了些,這兩天到底也跟著自己在乾活,秦大平便哄道,

“人家也是好心提醒,又冇誰逼著咱揮鐮刀,是咱自己害怕風險,就算冇冰雹子下來,你也不許去跟人瞎鬨,尤其是在阿修跟前彆亂說,知道不?”

王鳳英一肚子牢騷和委屈,當著婆婆和丈夫的麵兒又不敢發作,氣呼呼的就回了屋子,“晚飯彆喊我!”

秦大平也生了氣,“這婆娘,冇法冇天了!”

秦老太冇勁兒理會,隻是道,“由著她吧,咱事兒還冇乾完呢。大平,你帶阿虎把屋頂也鋪上茅草,珍珠,跟奶去後院摘南瓜砍白菜。”

晚飯做好,王鳳英果然不出來吃。-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冷菱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趙錦兒秦慕修在哪裡能免費閱讀正版,趙錦兒秦慕修在哪裡能免費閱讀正版最新章節,趙錦兒秦慕修在哪裡能免費閱讀正版 辛辛橫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