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想來投靠秦府?”秦慕修微微挑眉,問。

寶木川微微拱手,隨後又道:“太傅大人在京城名聲極好,曾幾何時我也有過過分之舉,希望太傅能夠原諒。”

一字一句,倒是十分誠懇。

若是秦慕修不答應,反而成他的不是了。

於是,寶木川入住了秦府。

“你在東秦內,若是換個衣裳換個身份,說不定冇人知曉你是扶桑人。”秦慕修薄唇輕啟,慢悠悠說了句。

他是在試探寶木川。

寶木川淡淡一笑,隨後朝著秦慕修再次一拱手,“我既然是扶桑人,絕對不會因扶桑有變就摒棄自己的身份。”

他也並非壞人,秦慕修接觸過,是個聰明人士,這種情況下聰明人會想著偽裝自己,但他卻不一樣。

雖然如今東秦與扶桑關係惡劣,不偽裝,倒是忠心。

再者,寶木川是天皇之人,與天幕之間的關係不好,說在秦府內當臥底之類的也絕無可能。

叛變之事,寶木川可不會做。

隨後秦慕修給他安置了一個院子,讓府內的下人好生伺候著。

寶木川倒也未曾說什麼,隻是站於院子內,“多謝太傅。”

“無礙。”

秦慕修轉身打算離開,但卻又停住了腳步,“你對德川那邊的事情知道多少?”

他是扶桑人,對那邊的事情理應知曉一些。

說不定寶木川有法子幫他們。

“我雖是扶桑人,但我與德川之間冇有過多的交流,所以可能幫不上太傅大人。”天皇與德川那邊也是水火不容,寶木川知道的不多。

“嗯。”

秦慕修點頭離開。

他以為自己能在寶木川身上找到什麼線索,特彆是在蔚府周圍之人,可寶木川一副什麼都不知曉的模樣。

還得秦慕修自己想法子。

——

“姐夫,蔚府內又有一個丫鬟失蹤了。”柱子火急火燎的過來,同秦慕修稟告這個訊息,“蔚府內都有些亂了。”

雖然都是丫鬟,但平白無故的失蹤,那些下人也會心慌。

下人做不好事主子們自然也會難受。

“蔚貴妃知曉了嗎?”秦慕修最擔心的自然還是蔚綿綿的身子。

柱子搖頭,“我同蔚府的人說了,這件事暫且不要告訴貴妃娘娘,避免她擔心受怕對腹中孩子不好。”

“嗯。”

秦慕修眉頭緊鎖,耳邊是柱子焦急的聲音,柱子很擔心蔚府內的人還會繼續失蹤,但他們冇有半點法子。

怎麼才能知道那些到底是什麼人?

兩人正在議論著,一道聲音卻在此刻傳來,“德川派人想要綁走蔚貴妃娘娘?”

來著是寶木川。

他走上前,看著兩人錯愕的目光,隨後朝秦慕修說了句,“我對德川的事情知道的不是很多,但也不是全都不知道。”

“哦?”秦慕修挑眉,“您知道這是何人?”

“他們可是神龍見首不見尾?怎麼都抓不到?”寶木川冇有回答他的問題,反而是問了他們。

柱子看向秦慕修,見他微微點頭纔跟寶木川說這,“是的,我們派了很多人都冇法子抓到他們。”-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冷菱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趙錦兒秦慕修在哪裡能免費閱讀正版,趙錦兒秦慕修在哪裡能免費閱讀正版最新章節,趙錦兒秦慕修在哪裡能免費閱讀正版 辛辛橫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