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連英擦了擦額頭細密的汗珠。

他冇想到看起來柔弱纖瘦的趙錦兒,居然敢跟皇後孃娘硬剛,若不是暗衛們及時出現,惹怒了皇後,有什麼下場恐怕難說。

“趙醫女可真厲害。”魏連英敬佩道。

“今日在未央宮門口的不管是何人,都不能進入叨擾皇上休息,我這不過是為了皇上的身子著想,她們若是非要進來,把皇上氣個三長兩短,還想不想讓皇上好起來?”趙錦兒走進未央宮,淡淡說了句。

“趙醫女所言極是。”魏連英深感佩服。

而接下來的半個月,都是趙錦兒精心照顧著晉文帝。

可即便趙錦兒儘心地醫治,晉文帝的身子也未曾有半分見好。

趙錦兒心情也一日日變得沉重。

但她從未在晉文帝麵前展露過,趙錦兒跟晉文帝說的永遠都是:“皇上莫要想太多,好好休養身子,您寬厚有量,大福還在後頭。”

身體已經不好,絕不能再讓情緒影響康複。

有些人即便是病了,也從不哀傷惆悵,甚至日日開心,卻冇想到自己的病逐漸得好起來了,這是大醫精誠的醫道。

但晉文帝清楚自己命不久矣。

他能做的也不多了。

......

這幾天每日都是湯藥吊著,寢殿內的藥味即便窗戶大開都冇辦法散去,饒是晉文帝都有些習慣了,但在看到趙錦兒端著一碗黑黢黢的湯藥走進時,還是微微皺眉。

這些日子,他嘴裡的苦味都未曾散去。

但他是皇帝,冇有任性的資格。

即便是太子有太傅輔佐,堪當重任了,可大臣們還需要時間降服,冇他這個老爹在背後撐著,怕是要出亂子。

晉文帝還是接過那碗藥,歎口氣,多活幾天就是給太子多爭取幾天時間。

剛準備喝下時,外麵魏連英急匆匆地跑來,“皇上,皇上!大事不好了!”

“什麼事?”晉文帝皺眉,有些不悅。

“蔚貴妃娘娘,她不知道從哪兒得知了您臥病在床的事,現在嚷嚷著要回宮來。”

魏連英的一番話,讓晉文帝手中的碗,“哐當”一聲掉在地上。

藥汁立即撒了一地。

“臣女再去熬一碗。”趙錦兒立即走出寢殿,她清楚,這個時候自己不應該在屋內。

殿內的氣氛,在趙錦兒走後變得十分沉重。

魏連英甚至能聽到自己的心跳聲,他抬眸就能看到晉文帝那原本就消瘦的身子微微發顫,如今臉上更多了幾分陰沉。

“她怎會知道此事?”晉文帝聲線低沉,問。

魏連英低著頭,回答:“聽聞是蔚貴妃娘娘讓人來宮裡打聽訊息,卻知曉了皇上您的病情,這纔想著要回宮來。”

這也能想得通,自打蔚綿綿懷孕後,晉文帝對她關懷備至,幾乎每天都要去看望。

現在卻送回孃家,一送半個月,不止不提接回來,未曾去看過蔚綿綿。

蔚綿綿雖然單純,卻也不至於那麼傻,從原本的喜悅到疑惑,終於耐不住了,就讓人回宮打探訊息,哪知道就打聽出晉文帝重病臥床,怎麼能不想著回來呢?

至少能陪在晉文帝身旁,能照顧他也好啊!

“還是讓她知曉了。”晉文帝歎一口氣。-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冷菱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趙錦兒秦慕修在哪裡能免費閱讀正版,趙錦兒秦慕修在哪裡能免費閱讀正版最新章節,趙錦兒秦慕修在哪裡能免費閱讀正版 辛辛橫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