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風寒,會這般嚴重?”晉文帝試了試,發現從榻上起來都困難,雙眼抬起來都有些吃力。

這怎麼會隻是染了風寒?

趙錦兒從醫箱內拿出一顆藥,放入晉文帝的口中,又給他倒了一杯茶水助他喝下去,“若是平常人,這染了風寒自然是無大礙,但皇上您身子曾中毒,龍體虧空纔會這般的贏弱。”

體內毒素雖然已經解決得差不多,但多少有些殘留,對晉文帝身子的傷害,自然是綿長陰毒的。

再加上如今晉文帝年紀大了,常常會感覺力不從心,這次風寒不過是導火索,把他身子所有的問題都激發出來。

最後才變成了這般。

“趙醫女,那你可有法子治好皇上?”魏連英聞言急了,他擔憂地看向晉文帝,問趙錦兒。

如今朝堂動盪不安,晉文帝可不能出事。

趙錦兒把茶杯放於一旁,低聲說道,“我隻能儘力醫治,眼下,皇上可不能再有半分操勞,得寢殿內好生休養。”

魏連英是個老人精,聽了趙錦兒這話,豈能不知其中輕重,這還是當著皇上的麵兒呢,趙醫女鐵定是往輕了說的,皇上的身子,怕是大不好!

他作為打小就跟在晉文帝身邊伺候的太監,自然是第一個盼望晉文帝好起來的人。

他急得撲通一聲跪倒在地,竟對著趙錦兒求道,“勞請趙醫女,務必治好皇上!”

趙錦兒連忙將他扶起來,“魏公公這是乾嘛,這是我應該做的,不消您說我也會儘全力,最重要的還是皇上自己個兒得穩下心態,要看得開些。”

晉文帝躺在榻上,長歎一口氣。

他是皇帝,坐在龍椅上一日,一日就肩負著東秦的江山和百姓,竟然讓他躺在床上養身子,不管這江山了,他一時間哪裡接受的了。

“朕能撐住。”

趙錦兒卻嚴肅道,“皇上,不是民女嚇唬您,您的身體已經到了窮途末路,再這般操勞,怕是......”

接下來的話,她不敢說。

怕是撐不到過年!

魏連英都能聽懂的話,晉文帝豈能聽不懂。

一時間,他不由悲從中來。

縱使萬人之上,誰又能敵得過生老病死!

看著趙錦兒把他身上的銀針一一取下,良久,晉文帝低聲道:“罷罷罷!也到了時候。”

“到了什麼時候?”趙錦兒疑惑。

“朕的身子有恙,朝政之事便交由太子處理,讓秦太傅輔佐在右。”晉文帝艱難地撐著眼皮子說了句,“去,把秦太傅和太子都喊來。”

慕懿和秦慕修很快就趕了過來。

看到晉文帝的模樣,慕懿眼淚一下子奪眶而出,跪到床前,哽咽道,“父皇!您龍體不爽,為何不早些告訴兒臣?”

晉文帝眼皮都冇抬一下,“你又不是大夫,告訴你有什麼用?”

慕懿:“......”

“魏公公路上都告訴你了吧?”

慕懿還是拒絕,“父皇,您不過是偶感風寒,您的龍體龍精虎壯,這段時間您好好修養,我和太傅幫您看著,等您休養好了,您就立刻接回去,兒臣年幼,還冇有那個能力!”

晉文帝嫌棄地看了他一眼,又看向秦慕修,“你就是這麼教太子的?”-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冷菱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趙錦兒秦慕修在哪裡能免費閱讀正版,趙錦兒秦慕修在哪裡能免費閱讀正版最新章節,趙錦兒秦慕修在哪裡能免費閱讀正版 辛辛橫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