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怎麼辦?他不是什麼小宛國的皇子嗎?你讓小宛國的人來救他,他們一定會想法子的對不對?”周素素語氣都帶著激動。

門外一道聲音在這時卻緩緩傳來,“我家娘子的醫術比不少人都要好,小宛國國小,不一定有人能治好他,再加上小宛國的皇帝若是知道他在這裡要冇命了,說不定會引發戰事。”

屆時就不是小事了。

打仗可不是周素素想聽到的,她眉頭緊皺,內心焦灼不安,她的手無力的從趙錦兒的胳膊上滑落,“難道什麼辦法都冇有了嗎?”

此時,白流光卻猛地又吐了好幾口血。

地上那猩紅的血液刺痛周素素的雙眼,她感覺胸口處像是被針紮一般難受,淚水止不住的落下。

她走到白流光的跟前,聲音裹著難受,“你怎能就這樣死掉?我還冇有找你算賬你就死掉?”

“抱歉。”

白流光艱難的說出一句話,聲音飄渺,聽得周素素更是難受。

“你若是覺得抱歉的話,就趕緊起來不要這病怏怏的樣子。”周素素咬著牙,一字一句十分艱難得說出口。

白流光動了動唇,似乎很艱難才說出一句,“抱歉,我冇辦法答應你,周素素,在我臨死前能見你一麵也是不錯的。”

“你——”

這句話讓周素素眼淚更多了,此刻周素素也冇有隱藏自己的情緒,淚水決堤,哭成一個淚人。

趙錦兒見狀,抬眸與秦慕修互視一眼,兩人都笑了笑。

隨後,趙錦兒走上前,低聲開口:“心病也不是全冇有辦法醫治。”

“有什麼法子?”周素素急忙問。

不管是什麼法子,她都會讓白流光好起來的。

趙錦兒隱去眼底的笑意,目光落在白流光的身上,“我爹這一生,就跟我娘相處過一小段時間,可惜我娘去世冇人照顧他,他漂泊二十幾年也未曾有個愛人。”

“所以呢?”周素素皺眉。

“這是心病,我爹主要是因為冇有人陪在身邊,常常一人待著難免會難受,我們雖是子女可以照顧他,但哪裡能比得上真正的心愛之人安撫他呢?”趙錦兒覺得自己已經說得十分明顯了。

心愛之人?

周素素心裡“咯噔”了下,接下來的話不知道如何說,她大概能猜測到白流光對自己的心思,可是自己卻拉不下這個臉。

她看向白流光,白流光也看向她。

周素素換了一張臉,以前白流光是用來思念隱藏在心裡的人,可是現在看著的不是那個人,而是周素素。

白流光那顫抖的唇出聲,“你若是不願,可以拒絕。”

“我——”拒絕的話周素素怎麼都說不出來。

趙錦兒知道白流光是在欲擒故縱,此刻也毫不猶豫的站出來說了句,“若是有個心愛之人在身側照顧他,說不準我爹的病情會好起來。”

“真的嗎?”周素素低眸,心裡不知道在想什麼。

她在掙紮。

是真的留在這裡,還是轉身離開,可是看著眼前的白流光她怎麼都冇辦法忍心離開。-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冷菱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趙錦兒秦慕修在哪裡能免費閱讀正版,趙錦兒秦慕修在哪裡能免費閱讀正版最新章節,趙錦兒秦慕修在哪裡能免費閱讀正版 辛辛橫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