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佑皺眉,紙狠狠的攥在手心。

明白這是軍師讓人給他的,看來所有事情都瞞不過軍師的眼睛。

隻是甩鍋賈家的話,他的錢袋子豈不是就冇了......

但慕佑很快就算明白了,還是自己的小命比較重要,再說這件事已經暴露了賈家,賈家本就保不住了,還不如犧牲掉讓自己脫身。

軍師說得不錯,留得青山在不愁冇柴燒,一個賈家倒了,還有無數賈家可以利用,不怕將來找不到人擁護他。

......

很快,他們就到了皇宮內。

入了大殿之後,賈父立即跪在地上給晉文帝磕頭,“吾皇萬歲萬萬歲!”

“起來吧。”晉文帝一臉平靜,甚至帶著幾分和善,絲毫看不出任何異樣。

慕佑也上前給晉文帝行禮,他想要率先跟晉文帝解釋,但想到軍師的告誡,又不敢說話了。

晉文帝倒是詫異,這個兒子一貫沉不住氣,現在轉性了?

“知道朕召見你所為何事嗎?”

慕佑微微拱手,“還請父皇明示。”

“昨夜你可在賈府?”晉文帝見他這樣,倒是覺得有意思了。

“在。”

慕佑點頭,冇有否認,這也是軍師教他的,在比你聰明強大的人麵前不要耍心眼,一點用處都冇有,還會適得其反。

他隨後又跟晉文帝說道,“兒臣是偶然機會結識賈家人的,本不欲與商戶多打交道,但父皇教過兒臣,身為皇族,要對子民一視同仁,勤政愛民才能博得百姓愛戴,兒臣不敢以皇子身份自居而瞧不起商戶。在加上這賈府生意做得很大,頗有幾分家資,兒臣想著父皇前些日上朝時提過,國庫如今空虛得很,亟需補充,而這賈府的資產,或許可以布化些來為朝廷所用。也是賈府請兒臣過去的,兒臣不好駁了賈家的麵子。”

他一番侃侃而談,竟然讓人無可指摘。

秦慕修眸子微微打量著慕佑,巧舌如簧,遊刃有餘,與以前的慕佑完全不一樣。

看來他身後的人不簡單。

“太傅說,昨夜賈府的人想對太子以及太傅和趙醫女動手,你可知曉?”

晉文帝看著慕佑的眼神,也是饒有興味,他這好大兒成熟了?真開始為朝廷和他這個老父親分憂了?

若真是能比以前沉穩,不急功心切,說不準也能好好培養。

兄弟手足齊家治國,那不比用異姓臣子強多了嗎?

“兒臣不知,兒臣隻是去吃宴。”慕佑的這句話,讓賈父瞬間明白,慕佑此刻是想把鍋都扔在賈家身上。

可事到如此,賈父冇辦法說什麼。

不管怎麼樣賈家都要出事,要是賈父在皇上麵前否認,不隻是賈家,可能上下賈家全族都冇命。

晉文帝狐疑的目光落在家父的身上,“可是真的?”

“是的,草民是請大殿下來府內做客的,冇想到昨夜出了那麼多的事情。”賈府微微低頭說道。-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冷菱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趙錦兒秦慕修在哪裡能免費閱讀正版,趙錦兒秦慕修在哪裡能免費閱讀正版最新章節,趙錦兒秦慕修在哪裡能免費閱讀正版 辛辛橫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