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上,臣以為,長華宮從先先帝開始便無人居住,此乃長華公主所居住的地方,怎麼能讓蔚妃娘娘住下呢?”另外一言官也上前,說了句。

他們這兩人。

以往都是不對付的,這次怎麼站在一起了?

晉文帝皺眉,目光凝重,“長華公主如今已經遠嫁和親,長華宮空著也無人居住,為何蔚妃不能住下?”

言官便道,“長華宮即便是不空置,新主人也不該是蔚妃娘娘。”

頓時有人附和,“這話說的倒是!”

“如今宮中還有皇後和龐貴妃,長華宮即便是要人住下,論資排輩也應該是皇後為先,皇後孃娘若是不願挪動,那還有龐貴妃呢!”

“怎麼能讓蔚妃捷足先登呢?這實在有違尊卑之序。”

“......”

率先開口說話的那兩位言官滿臉奸狡,晉文帝可是看了個清,他冷著臉,懶得跟他們囉嗦了,低嗬聲,“都給朕閉嘴!”

朝堂之上,瞬間安靜至極。

隨後,晉文帝冷冷開口,“朕隻解釋一遍,之所以讓蔚妃去長華宮,是因為如今蔚妃有孕,蔚妃前番滑胎身子虛弱,現居的宮殿,一來常年缺陽光不利於她養胎,二來,著實簡陋了些,還是她剛入宮做貴人時分賜的,配不起她如今的妃位,太醫和趙醫女都建議讓她換個環境,朕隻是想給她一個更好的住所,讓她能夠順順利利為東秦誕下皇子或者公主,你們還有什麼話要說?一次說完。”

“皇上,這後宮之內那麼多住所,為何偏偏是長華宮?”開口說話的,是皇後的母族之人,他很不要命地咄咄逼人地問了句。

晉文帝的眼底閃過不悅,若不是顧全大局,甚至想大發雷霆,這些臣子,有大事兒的時候,一個個拿不出主意,到了這種雞毛蒜皮的破事,一個個頭伸得比誰都快!

這種後宮之事,宮人和位份低的妃嬪不敢妄議,還能是誰傳出去的?

唯有皇後跟龐貴妃......

倒是冇想到,這二人這般著急,他還未在今日朝堂上宣佈喜訊,這些人就上趕著不許蔚綿綿進長華宮。

可惡!

晉文帝的手抓著龍椅扶手,倒是想看看這些人還能怎麼表演!

“皇上,您這般寵愛一位年輕的妃子,定會讓蔚妃恃寵而驕,日後禍亂宮闈可如何是好啊?”

“是啊皇上,從古至今,多少皇帝因為過於寵愛妃子而耽誤了朝政,皇上,您是明君,可不能因為一名妃子而......”

後麵的話,不言而喻。

但,晉文帝心裡又不是不知道,蔚綿綿從不是那般之人,她要是想奪寵,有千百種方式,何必等到今日?

就連入住長華宮,她都怯怯懦懦的不敢。

但她越是這樣,晉文帝就越是想對她好。

這些話,晉文帝就算說,這些攪事精也不會相信,他們想做的就隻有阻止蔚綿綿入主長華宮,否則皇後以及龐貴妃的顏麵無存。

“請皇上三思啊!”-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冷菱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趙錦兒秦慕修在哪裡能免費閱讀正版,趙錦兒秦慕修在哪裡能免費閱讀正版最新章節,趙錦兒秦慕修在哪裡能免費閱讀正版 辛辛橫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