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的目光隨後落在白流光的身上,聲線沙啞,“這皇位,我還能再坐個幾年,你若是想在東秦待一會也好,若是想回來也好。”

“父皇,我會時常去看看您的。”白流光嗓音低沉,說了句。

“好好!”

白萬舟目光帶著幾分滄桑,他看著趙錦兒。

到了現在,她口中喊著的都是陛下,都未曾喊過一聲“爺爺”,饒是他心硬如鐵,不知是不是離彆在即以至於愁緒萬千,在此刻,他還是蠻想聽到的。

“之前是我的錯,孩子,你在東秦既然能好好過上平安日子,那就待在這裡,之前是爺爺的錯。”白萬舟期待的目光看著著趙錦兒。

趙錦兒怎會不知他的心思?

叫一聲?

人都要走了,趙錦兒其實叫一聲也無妨,但是喉嚨處像是被什麼東西給塞住了一樣,怎麼都喊不出來。

白萬舟雖然期待,但也並不強求,隻能遺憾地轉身離開。

旁邊的秦慕修見狀,壓低聲音湊到趙錦兒耳旁,說了句,“娘子,乖,還是叫一聲,這是老人家的心願。”

趙錦兒咬著牙,眼看著百萬舟即將走出去,終於囁嚅著喊了聲,“爺爺。”

聲音不大,但百萬舟卻聽得很清楚。

百萬舟身形都有幾分顫抖,回過身,目光落在趙錦兒的身上,那滄桑的臉上帶著笑,眼角還含著淚,“誒!”

他這算是應聲了。

感動而滿足。

百萬舟走時,也冇有半分的遺憾,隻是白流光站在門口看著馬車消失的時候,眼底閃過一抹痛楚。

“其實我很不孝。”白流光自顧自的說著,“消失了二十幾年,好不容易恢複了記憶,卻讓父皇依舊坐在那個位置上,隻要我願意繼承皇位,父皇就可以安享晚年了。”

可是他內心是不願意的。

昨夜,白萬舟還找過他,告訴他要走了,白流光當時沉默,因為他真的不願意繼承那個位置。

白萬舟自然也看得出來,隻是歎口氣說了句:“兒啊,你父皇我最多也就給你撐幾年,這幾年你把你自己想做的做了,等父皇走了,那個位置你不坐也得坐,這是你身為白氏後人的責任,為了小宛成百上萬的百姓,你也不能推脫,那是懦夫的表現!”

最後白萬舟妥協了。

位置與兒子相比,他發覺自己也狠不下心讓白流光那麼的痛苦,那就再讓他過一段肆意的日子。

反正這麼多年都過來了,再熬幾年也無妨。

於是,白萬舟徹底的離開了,晉文帝也知道,他隻是冇想到白萬舟走得這麼快,居然一聲招呼都不打。

“希望白兄接下來的日子會好過些。”晉文帝感歎了句。

——

半夜。

秦慕修摟著趙錦兒安然入睡的時候,門外卻有人喊了聲,“娘子,外麵有人求醫呢!”

又是半夜?

白日裡本來趙錦兒就很忙,現在還要大半夜起來,他這個做丈夫的,說不心疼是假的。

秦慕修不悅,但趙錦兒卻已經醒了,她聽到有人上門,立即起身隨意披了件外衣就朝著外麵走去。

“可知什麼情況?”趙錦兒皺眉,雖然還冇睡醒,但是腦海中隻是想著有人需要她,身為大夫,她自然是義不容辭。

夜晚的冷風吹幾下趙錦兒就清醒了了。

她聽見身旁的人說了句,“娘子,你去了就知道什麼情況了。”

“嗯。”-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冷菱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趙錦兒秦慕修在哪裡能免費閱讀正版,趙錦兒秦慕修在哪裡能免費閱讀正版最新章節,趙錦兒秦慕修在哪裡能免費閱讀正版 辛辛橫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