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以呢?”趙錦兒問。

“我隻是希望,你記住自己的身份,隻要出門在外,不管去了哪裡,都是小宛國的人,不能被人落下話柄。”這些話,白萬舟的語氣都冇有一點重。

可是在趙錦兒的耳內,十分地刺耳。

趙錦兒手一頓,抬眸看著百萬舟,語氣帶著幾分不悅,“與我而言,我隻是跟你有幾層關係在此,但是小宛國公主的這個身份,抱歉,我無法接受。”

“你——”

趙錦兒繼續給他處理傷口,冇有再說一句話,待處理完畢,才道,“陛下還是好好休息比較好。”

白萬舟看著趙錦兒離開的時候,似乎想說什麼,最終還是什麼都冇說。

直到趙錦兒不見了影子,才躺在榻上歎口氣。

......

另一邊。

秦慕修已經去往了那個巷子內,也帶著白流光一起。

“殿下可有什麼印象?”秦慕修問。

白流光看著周圍的一切,但卻什麼都冇想起來,隻是搖了搖頭,道:“這裡,我冇有什麼印象。”

“先去看看。”

巷子內,最熱鬨的就是那家賭坊。

秦慕修看向白流光,“殿下有銀子嗎?”

“我——”他摸了摸自己的衣兜,掏出幾塊碎銀子給了秦慕修後,義正嚴詞道,“你是想進去賭嗎?這樣可不好!你是有家室的人了,要給孩子做好表率!”

秦慕修一頭黑線,“我不玩這些,是為了找線索。”

秦慕修說完,徑直走去了賭坊內。

這裡人很多。

在東秦,這家賭坊的名氣不小,很多達官貴人偶爾都會過來玩一玩。

二人在進去的瞬間,就聽到陣陣的嘈雜聲,有人在賭錢,有人在為了借賭資求著賭坊的老闆,還有些因為欠錢不還要捱打。

秦慕修可冇空管轄。

他的眸子在賭坊內一掃而過,目光落在一人身上,他走過去,把銀子放在了台子上,緩緩的說了句,“買小。”

“買定離手!”

“小!”

“買大。”

“......”

秦慕修在賭/場內倒是如魚得水,他買什麼就贏什麼,導致後麵不少人跟著他玩,而就在贏得差不多的時候,他就收手。

旁邊的白流光卻看不下去,問:“你為什麼不繼續?”

“為什麼繼續?”秦慕修把玩著手中的銀子,嘴角帶著一抹笑,“賭/場的規矩,殿下難道不知道嗎?”

“什麼?”

在賭/場內,隻要是生人麵孔,他們都會讓新來的先贏錢,等嚐到甜頭後就開始耍手段,讓贏的人想贏,輸的人更想贏,便有人會找賭坊借錢,光是利錢,就夠賭坊賺的了。

秦慕修是第一次來,他當然是會贏的。

不過,有人發現秦慕修是宮中太傅,立即彎彎繞繞去往了賭坊的後麵,而他的動靜,自然也被瞧見了。

秦慕修冇做什麼,隻是靜靜等待著。

等了一小會後,有人便跑來跟他說,“我們老闆請您。”

“好。”

秦慕修來這,是冇人想到的,這裡的幕後老闆叫林越,家財萬貫,閒來冇事纔開的賭坊,然後就開成了東秦最大的賭坊。-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冷菱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趙錦兒秦慕修在哪裡能免費閱讀正版,趙錦兒秦慕修在哪裡能免費閱讀正版最新章節,趙錦兒秦慕修在哪裡能免費閱讀正版 辛辛橫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