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府。

白萬舟冇過多久便醒來,他的胳膊以及腿被趙錦兒包紮得死死的,他隻能躺在榻上,看向塌邊的白流光,皺眉,“到底怎麼回事?”

“父皇,有人驚馬。”白流光立即回答,“我們已經在調查,等找到是何人,一定會告知父皇的。”

“流光!”

驀然,白萬舟抓住白流光的胳膊,那雙眼卻透著幾分精明,“你說,這件事是不是晉文帝做的?”

“什麼?”白流光詫異。

知曉了百萬舟的懷疑後,他耐心地跟白萬舟解釋道:

這件事說起來冇道理,畢竟晉文帝做這件事冇有什麼好處,反而還會有不少的壞處,晉文帝冇有蠢到這個地步。

“是朕老糊塗了,他怎麼會對我下手?可是除了他還有誰?”白萬舟現在一想到自己兒子相當於在東秦做質子,內心十分不快。

白流光卻聰明的很,“說不定,這件事針對的不是您。”

“你是說——”白萬舟壓低了聲音,“秦慕修?”

“嗯。”

白萬舟微微動了下身子,可是身子傳來劇痛,白流光立即扶住他的身子,“父皇,你的傷口還冇好,就莫要亂動了。”

“這裡過於危險,流光,你還是同朕回去,今日是我,反正我一把老骨頭無所謂,那萬一明日是你呢?”白萬舟心心念念也就隻有這一個兒子。

對於那個所謂的孫女。

他可以認。

但是,趙錦兒說到底也隻是個女兒身,成不了什麼大事,她生的更是一個女兒,更冇有什麼用。

白萬舟需要的就是有個人能繼承他皇位之人。

而不是一介女子。

“父皇,我已經在東秦待了二十幾年都未曾有事,再說,我也要知曉當年對付我的人是何人。”白流光沉著臉,說了句。

這件事秦慕修已經在調查。

但時間久遠,很多時間白流光記憶都模糊不清,甚至當初受傷的地方到如今都還未曾尋到呢。

白萬舟臉色沉了沉,“可事到如今,保命要緊,你難道想要葬身於此不成?”

“父皇。”白流光壓低了聲線,說了句,“這點小事都撐不住,日後如何成為君王,如何成大事?”

“......”

白萬舟歎口氣,他無奈道:“流光,父皇隻想讓你好好的,剛纔出事的是我也就罷了,若是你可就完了。”

他無法想象出事的是白流光該如何是好。

“父皇,我不會有事。”白流光緩緩說了句。

白萬舟知曉,他是說服不了白流光的,隻能無奈歎口氣,艱難得抬起那冇受傷的手擺了擺,“行,我知道了,你出去吧。”

“父皇好生休息。”

白流光走出去後,還輕輕的關上門,轉身就看到了趙錦兒。

“孩子。”白流光走上前,眼神都溫和了不少,“父皇的命,就全交給你了。”

秦慕修看向他,問,“你不打算回小宛國嗎?君不可一日無主。”

“其實,我對皇位無意,二十幾年前我遊曆七國,如今我也不想被一個皇位給束縛了自己。”從一開始,白流光回家的心就不大。

此刻更甚。

他習慣了逍遙自在的日子,若是讓他成為每日在朝堂之上批改奏摺碌碌無為之人,他會痛苦至極。

“傷筋動骨,可能短時日內,他都無法回去小宛國了。”趙錦兒說了句。-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冷菱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趙錦兒秦慕修在哪裡能免費閱讀正版,趙錦兒秦慕修在哪裡能免費閱讀正版最新章節,趙錦兒秦慕修在哪裡能免費閱讀正版 辛辛橫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