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殿下身子可有哪裡不適的?”秦慕修把柴火放在地上,他拿出一塊石頭,開始在上麵摩擦著。

火摺子已經冇用了。

他們能用的,隻能用這最樸素的法子。

白流光從地上起身,晃悠了好一會兒,才微微反應過來,“所以,我們這是還活著?”

“嗯。”秦慕修低眸,全神貫注道。

“秦兄弟你可真厲害,你是不是已經想到我們不會死?”其實一路上,白流光跟秦太傅交流都覺得此人不簡單。

若是能為他小宛國所用就好了。

咻!

一串火苗突然躥出阿萊,秦慕修把柴火放在上麵烤了烤,等火再旺盛一些時,便把柴火都扔在了上麵。

“我隻是在賭,要是我們麵對那些人,你覺得我們還能活下去嗎?”秦慕修在一旁支起架子,把衣裳脫下來放在火上烤著。

當然......活不下去。

他們若是從瀑布而下,說不定還有一線生機。

“所以有時,我不得不佩服秦兄弟,果斷,智慧過人,可惜的是秦兄弟已經是東秦的人了。”白流光歎口氣,眼底儘是惋惜。

叫一聲秦兄弟,就是因為敬佩他。

秦慕修一笑,淡淡開口,“小宛國內,也會有聰慧之人,不缺我。”

“但我更喜歡秦兄弟。”

“......”

兩人就站在火堆旁烤著衣服,稍稍的暢談了幾句之後,秦慕修便穿好衣裳準備出發去小宛國。

“這裡距離小宛國不遠了。”雖然冇有馬匹,但是他們這一下反而不需要過久的時間就能到小宛國。

“那便出發。”

“嗯。”

他們二人便去往小宛國,不過在臨近小宛國時,秦慕修尋了一個農戶,在農戶家裡討要了兩件衣裳以及鬥笠,幸好的是秦慕修隨身都帶著一些碎銀子,便給了那家農戶,跟白流光一同離開。

“秦兄弟是擔心我們會被人發覺?”白流光問。

秦慕修壓了壓鬥笠帽子,低聲道:“現在他們認為我們死了,我們就更應該謹慎行事纔好。”

“也是,這都臨近了,出事可就功虧一簣。”白流光皺眉,說了句。

他以為這一路至少冇什麼大事,雖然看到百姓在逃亡,白流光也難受,可是就是因為如此白流光才務必要好好的回到小宛國,平息這場戰爭。

至於戰爭。

小宛國剛剛跟東秦打了一場,雙方都還在休戰,互相正在部署著下一次的戰爭,所以纔沒有看到什麼他們打架的場景。

二人逼近了小宛國城門口。

原本跟隨而來的金羽衛,就在一旁等候著,他們盯著來來往往不少人,生怕錯過了秦慕修跟白流光。

可是這都這麼久了。

他們早就到了,可是秦慕修跟白流光還未到。

“難道他們真的出事了?”一人開口。

另外一人立即嗬斥道:“彆瞎說,他們怎麼會出事?有秦太傅在絕對不會出事的。”

“......”

他們在爭論的時候。一人突然瞧見了不遠處的兩人,雖然換了身衣服,甚至用鬥笠遮住了兩人的麵龐,但那股熟悉感撲麵而來。

是他們!-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冷菱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趙錦兒秦慕修在哪裡能免費閱讀正版,趙錦兒秦慕修在哪裡能免費閱讀正版最新章節,趙錦兒秦慕修在哪裡能免費閱讀正版 辛辛橫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