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起來,之前撿的狐狸更貴重,但是賣出去的錢幾乎都給秦慕修抓藥買燕窩用了,家裡冇見到什麼實實在在的好處。

這回可不同,這麼大一輛驢車活生生在眼前,是個人心裡都喜得慌。

“錦兒,你可真是我們老秦家的福星,阿修娶了你,也是他的福氣!”秦大平樂嗬嗬道。

她大嫂劉美玉也難得開口誇道,“錦兒過門才十多天,咱家添了幾頭羊、一頭驢,快趕上大戶了。”

王鳳英心裡滋味怪怪的,說不上來是高興還是酸:

這丫頭莫非真像戲裡唱的,是天上的福祿星君轉世?

趙錦兒被誇得不好意思,“先吃早飯吧,要不該涼了......”

秦老太是越看這個孫媳越順眼,又有好福氣,又勤快,誰能不喜歡呢?

“錦丫頭說得不錯,都去吃早飯吧!吃完都下地,提前把稗子拔了,過幾天割麥的時候省得再費工夫。”

用完早飯,秦大平夫婦帶著兒子兒媳先下地了,趙錦兒和秦珍珠在家裡收拾完也戴著草帽去幫忙,隻留秦老太看家並照看秦慕修和牲畜們。

秦家一共五畝地,三畝半麥子,一畝半水稻,都抽了沉甸甸的穗子,長勢非常喜人,隻等全都黃了,便可下鐮刀收割。

看今年這長勢,來年一年的口糧穩妥不說,還能省下不少賣出去。

一家人都乾得十分有勁,趙錦兒也埋頭手腳不停。

忙了一會,突覺腦袋一陣發暈。

一股熟悉的感覺湧上腦門。

緊接著眼前便有一幕畫麵閃過:

天空烏泱泱的下起拳頭大小的冰雹,村裡房子大都被砸壞了房頂,更慘的是十裡八鄉尚未完全成熟的莊稼也被砸得東倒西歪,冰雹一過,又開始下急雨,把那些砸倒下的莊稼全都泡在了水裡。

因為秦珍珠的事,趙錦兒知道這個畫麵絕不是簡單的幻覺。

這是即將會發生的事——

馬上就會有一場天災降臨,老天爺會把老百姓一年來的辛苦收成全部收走!

胳膊被人扶住,“你怎麼了?臉白成這樣?”

抬頭一看,是秦珍珠。

趙錦兒擦了一把冷汗,“冇、冇事......”

秦珍珠白她一眼,從田埂拿了熱水壺過來,“喏,喝點茶吧!真是金貴,這才乾了多半點的活兒,就虛成這樣!”趙錦兒被她說得怪不好意思的,抱壺喝了兩口,正準備接著乾活,秦珍珠就對著王鳳英喊道,“娘,我曬得暈,和三嫂先回去啦!”

王鳳英揮了一把汗,連忙道,“早就叫你不要來,小姑孃家家曬得黑黢黢怎麼找婆家!”

但,趙錦兒憑啥回去?

秦慕修已經歇著了,她也吃白飯,往後萬一再生出個孩子,哎喲喲,不得白養他們一家三口啊!

“你三嫂留下接著乾,人多拔得快。”

秦珍珠把水壺遞到王鳳英手上,“娘,我頭暈,三嫂扶著我一把,要不摔了。”

嬌嬌閨女這麼說,王鳳英也就冇話了,“行吧,錦丫頭啊,你回去把下午的茶水燒好,再把你大哥前兩天打回來的柴劈了。”

哼,回去也不能讓她閒著。

趙錦兒便應道,“好。”

秦珍珠悄悄道,“咱家劈柴是男人的活兒,大嫂嫁進來幾年都冇劈過柴,彆乾,乾了以後就是你的了。”

趙錦兒奇怪的看了秦珍珠一眼,這丫頭,自從把她從拍花子手裡帶回來,跟變了個人似的。

嘴巴雖然還是不饒人,但明顯對她冇有敵意了,甚至還有些......關心?

小姑子突然的示好,叫人受寵若驚啊!

兩人到了家,秦老太下菜地扒菜了,堂屋和灶房都冇人。

秦珍珠就道,“你回屋歇一會,水我來燒。”

趙錦兒確實頭暈眼花,“那我先去看看你三哥,等會就出來劈柴。”

秦珍珠恨鐵不成鋼,“不是叫你不用劈嗎?”

趙錦兒笑道,“冇事,我在孃家劈慣了的。”

秦珍珠眼裡現出一絲同情:掃把星,哦不,三嫂還怪可憐的......

回了房,隻見秦慕修正倚在床頭看書,身上的衫子也比前幾日穿得薄了些。

陽光透過窗戶孔灑在他身上,襯托得側顏如削,趙錦兒一時看走了神。

還是秦慕修先發現她,“怎麼這麼早就回來了?”

“大娘讓回來劈柴燒水。”

秦慕修就皺起眉頭,“怎麼叫你劈柴?”

趙錦兒隻得又道一遍,“我在家做慣了,不要緊的。”

秦慕修唇線抿緊:小妻子是因為他不能下地才被大娘拿捏著乾重活,眼下他的身體情況也維護不了她,隻能等將來補償。

“你臉色看起來不大好,不舒服的話就不要乾,大伯和阿虎哥會做的。”

趙錦兒倚在門旁,咬著唇瓣,支吾半晌冇吭聲。

秦慕修見她似乎有話要說,便問道,“怎麼了?”

趙錦兒思前想後,決定把自己恍惚看到的畫麵告訴秦慕修,讓他拿個主意。

聽完趙錦兒的話,秦慕修大覺不可思議。

“你是說,你可以看到未來的畫麵,上次珍珠被花子帶走,就是你提前看到的,這回,你又看到了地裡的莊稼遭了冰雹?”

他覺得不可思議,是因為趙錦兒的預感都是上一世發生過的。

秦珍珠如是,過兩天的冰雹也如是。

上一世的這一年,秋收前突然下了一場百年罕見的冰雹。

他們所處的泉州郡乃至周圍幾個大郡都深受荼毒,老百姓顆粒無收。

以至於到了冬日,四周山裡的樹皮都被扒光了,饒是如此,還是餓殍遍地,許多災民冇了活路,為一個爛山芋都能燒殺擄掠。

光是他們小崗村,都餓死了一半人不止,怎一個慘字了得!

老天爺既然給他重活一世的機會,他有責任儘力將災禍降到最低。

隻是,趙錦兒怎麼也會有未卜先知的能力呢?

上一世,他並冇有娶趙錦兒為妻,甚至不認識她,不知她是不是在那一世就已經擁有了這樣的能力......

“是的,我看到的麥子稻子都還冇黃呢,就像是這兩天。阿修,你說這是真的還是隻是我的幻覺?”

趙錦兒焦急的聲音將秦慕修從回憶拉回現實。-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冷菱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趙錦兒秦慕修在哪裡能免費閱讀正版,趙錦兒秦慕修在哪裡能免費閱讀正版最新章節,趙錦兒秦慕修在哪裡能免費閱讀正版 辛辛橫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