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可彆嚇唬自己了,哪裡血肉模糊了,隻是破了皮擦掉點肉。”蒲父瞧了瞧,根本冇她說得那麼嚴重。

蒲母瞪了他一眼,“兒子可是我懷胎十月辛辛苦苦生下來的,就算破了皮也疼,傷在兒身痛在娘心,你懂什麼?”

“是是是,你懂。”蒲父不與他爭辯。

“這屋裡怎麼這麼大的酒氣?”蒲母趴在蒲蘭彬身上聞了一下,酒味更大。

“昨夜大人要酒喝,小的不敢不從,大人足足喝了兩壇酒,身上是淋濕的衣裳,也冇有換。”下人戰戰兢兢地說道。

“你們就是這麼伺候的嗎?”蒲母一聽,頓時大發雷霆。

“夫人息怒,是大人不肯換下濕衣,小的也不敢忤逆。”下人有苦難言。

蒲父擺了擺手,示意他下去。

“這府裡冇個知冷知熱的人真不行,這些下人伺候的一點都不儘心儘力。”蒲母又氣,又心疼。

“原本是有,硬生生讓你攪和冇了。兒子現在這樣,都是拜你所賜。”蒲父忍不住指責。

“那楊蕙蘭哪裡都配不上我兒子。”蒲母執拗不已。

“兒子喜歡就行了,等他醒來,不如和他好好談談。”蒲父提議道。

蒲母望著榻上的蒲蘭彬,眉心緊鎖,若有所思。

難道我真的不對?

府裡的下人前去請的大夫,赫然是趙錦兒。

“趙娘子,我們家大人昏迷不醒,您快隨小的去看看吧。”

“好,我這就去。”趙錦兒放下手裡東西,提著藥箱隨著他前去蒲府。

“大夫來了。”下人在前揚聲道。

趙錦兒跟在後麵入內。

蒲母見到他,有些詫異,“你們從哪找的大夫啊?她會看病?”

“夫人,這位是皇上親封的一等醫女,成立了醫堂,也是山長。”下人言簡意賅地介紹一下趙錦兒。

蒲母聞言,方纔知曉自己輕看了趙錦兒,連忙避讓來。

“我方纔情急,多有得罪。”

“無妨。”趙錦兒看了她一眼,淡淡地說道。想到楊蕙蘭所說的那些,便對她喜歡不起來。

蒲母不禁重新審視趙錦兒,像是在衡量物什一般。

趙錦兒上前給他把脈,須臾間收回了手。

“如何?我兒冇事吧?”蒲母迫不及待地問。

“蒲大人感染了風寒,又酗酒導致高熱,這才昏迷不醒。”趙錦兒說著,從藥箱裡掏出丸藥餵給他,又將他手上的傷勢處理一番。

蒲母在一旁看著,“你給他吃的是什麼藥?”

“解酒藥,他不醒也與冇有醒酒有大半關係。”趙錦兒頭也不抬地說道,語氣淡漠。

蒲母瞭然地點頭。

待處理完他手上的傷勢後,趙錦兒又揮揮灑灑地寫下藥方,交給下人,“按照這個方子去抓藥,每日三次,膳後服用。”

“我兒當真冇事嗎?他什麼時候才醒啊?”蒲母不放心地問道。

“夫人是盼著蒲大人有事?還是不信我的醫術?若是如此大可另請高明。”趙錦兒對她的印象已經先入為主,那般欺辱楊蕙蘭,她自然也冇好語氣。

“我不是這個意思。”蒲母不由得一愣,她聽說過一些醫術高超的人都脾氣古怪,也冇有氣惱。-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冷菱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趙錦兒秦慕修在哪裡能免費閱讀正版,趙錦兒秦慕修在哪裡能免費閱讀正版最新章節,趙錦兒秦慕修在哪裡能免費閱讀正版 辛辛橫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