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啊,蕙蘭姐你想多了,我們真冇事瞞著你。”李南枝笑著附和。

“真的?”楊蕙蘭對她們的話將信將疑。

“千真萬確,若非要說有,那就是瞞著你,幫蒲大人撮合你們。”李南枝又道。

楊蕙蘭點了一下頭,也冇多思。

“藥煎的如何了?”

“等會就好了。”

趙錦兒與李南枝對視一眼,互相鬆了一口氣。

很快,藥就煎好了,趙錦兒將藥碗遞給楊蕙蘭,“蕙蘭姐,還是你端去給蒲大人吧,讓他趁熱喝。”

“好。”楊蕙蘭答應一聲,端著湯藥去往他的臥房。

李南枝與趙錦兒刻意冇有過去。

“蒲蘭彬,喝藥了。”楊蕙蘭入內,走到榻邊。

蒲蘭彬故作虛弱,輕咳幾聲,緩緩抬起沉重的手臂。

楊蕙蘭見他如此“艱難”,於心不忍,“好了,你彆動了,我餵你。”

“好!”蒲蘭彬欣然應下,喜悅之情溢於言表。

楊蕙蘭舀了一口湯藥,輕輕吹了一下,方纔喂到他嘴邊。

蒲蘭彬喝著苦澀的湯藥,卻覺得異常甜蜜。二人此舉如同恩愛夫妻一般。

很快,一碗藥入了腹,蒲蘭彬卻覺意猶未儘,恨不得多喝一碗。

“好了,你再睡會。”楊蕙蘭說罷起身要離開。

蒲蘭彬一把握住她的手,“蕙蘭,彆走,我怕一睜眼就見不到你了。”

“不會。”楊蕙蘭拂開他的手。

蒲蘭彬主動示弱,哼哼唧唧的又拉著她,不肯放。

楊蕙蘭無奈地應下,“好吧。”

蒲蘭彬這才心滿意足地閉上眼眸,可手卻一直拽著她。

蒲父與蒲母被他支出城去遊玩,兩日內是不會回來的。

蒲蘭彬不知不覺沉沉睡了過去,這幾日他也夜不能寐。

楊蕙蘭望著他的眉眼,心裡泛起漣漪,指尖輕撫他緊蹙的眉心,眼底滿是繾綣。

府裡上下也將楊蕙蘭當作主母相待,絲毫不敢怠慢。

趙錦兒與李南枝同楊蕙蘭打了聲招呼,便離開蒲府。臨走前趙錦兒刻意叮囑一番,楊蕙蘭牢牢記下,好生將她們送到府門口。

楊蕙蘭剛一回去,就見到蒲蘭彬隻著裡衣,扶著門邊出來,見到她的刹那,一把將她擁入懷裡。

“我以為你不見了。”蒲蘭彬緊緊擁著他,恨不得將她融入骨血一般。

楊蕙蘭輕拍他的後背,“我在呢。”

“你穿得單薄,先進屋。”楊蕙蘭扶著他進屋。

蒲蘭彬耍賴皮,不肯鬆開她,恨不得黏在她身上。

楊蕙蘭覺得奇怪,畢竟以前這些都是他做不出來的事。

她摸了摸他的額頭,並不高熱。為何中毒之後,就像換了一個人一樣?

她百思不得其解,然而這些要歸功於秦慕修教導的好。

他教給他的要領就是討好楊蕙蘭這樣強勢的女子,絕不可強硬,而是要懷柔。

蒲蘭彬謹記,這才讓楊蕙蘭措手不及。

蒲蘭彬繼續裝柔弱,連用膳都讓楊蕙蘭喂,幾乎不能“自理”,卻享受其中。-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冷菱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趙錦兒秦慕修在哪裡能免費閱讀正版,趙錦兒秦慕修在哪裡能免費閱讀正版最新章節,趙錦兒秦慕修在哪裡能免費閱讀正版 辛辛橫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