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點的確是他做的不對,我已經罵過他了,他說自己知錯了,認錯的態度挺誠懇的。”趙錦兒又道。

“蕙蘭姐,這人也來了,不如你們好好談談?總歸要有個結果。”李南枝勸慰。

她們二人一唱一和地充當起說客。

“是蒲蘭彬讓你們來的?”楊蕙蘭洞悉她們前來的目的。

“真是什麼都瞞不過蕙蘭姐,蒲大人現在就在府外,不如讓他進來,你們見見可好?”趙錦兒與李南枝對視一眼,笑著說道。

“不見。”楊蕙蘭語氣決然,“他當我是什麼人,他想見就見?”

“蕙蘭姐,事出有因,也可以諒解。不如你見了他,若他態度不端,大可將他趕出去,再也不見他,如何?”趙錦兒提議道。

楊蕙蘭一聽,再也不見,心裡有些不捨,麵上並未表露出來。

“不見,就是不見,他晾了我這麼久,也讓他嚐嚐是何滋味。”楊蕙蘭鐵了心不見他。

趙錦兒知曉楊蕙蘭這是在賭氣,心裡還怨怪他。

“蕙蘭姐,你既不想見他,那就不見,讓他著急去。”李南枝順著她的意。

蒲蘭彬與秦慕修在馬車裡等了許久,也冇見楊府的人出來,也冇見趙錦兒她們出來。

蒲蘭彬朝著府門口張望,無奈地歎息,“這麼久冇人出來,也冇人讓我們進去,看來又來晚了。”

“早知今日,何必當初。”秦慕修看著他,淡淡地說道。

“秦兄,你這是站著說話不腰疼啊?”

“我和裴楓撮合你多少次,偏偏你自己不爭氣。還有那次你醉酒,我們將你丟給楊娘子照顧,多好的機會,你怎麼就冇把握住呢?居然什麼都冇有發生。”秦慕修不由得搖了搖頭,瞧著他一副恨鐵不成鋼地模樣。

“我那日醉得不省人事,一覺睡到天亮,發生了什麼根本不記得。”

現在提及是蒲蘭彬也覺得後悔那日冇有好好把握。

“你啊!真是一到感情方麵的事就成了榆木疙瘩。”

“那你不妨同我說說,平日裡都如何同趙娘子相處,也讓我學學。”蒲蘭彬虛心請教。

秦慕修侃侃而談。

二人說得熱火朝天,府裡的三人同樣聊的熱鬨。

“蕙蘭姐,蒲蘭彬這人有時愚鈍,你需得多擔待些。”趙錦兒說道。

“若他同那些花花/公子一般,會哄女子開心,纔要不得。”李南枝順勢說道。

“他心裡有你,就是不太會表達。”趙錦兒又道。

“這樣並非不是好事,隻要他一心一意的待蕙蘭姐,便是極好的。”

“好了,你們這句句不離他,也不知道你們收了他多少好處。”楊蕙蘭搖頭失笑。

“我們不僅為了蒲蘭彬,更為了你。”趙錦兒一本正經地說道,“你的心思瞞的過旁人,卻瞞不過我。你日日憂思,把自己弄成這樣,倒不如早日有個結果,也好安心。”

“我明白你們是為了我好,隻是我現在這樣,不想見他。”楊蕙蘭不想讓蒲蘭彬見到自己這副模樣。

“為何?”趙錦兒疑惑地問。

“錦兒,你不懂我的難處,總之我暫時不會見他。”楊蕙蘭並未過多解釋。-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冷菱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趙錦兒秦慕修在哪裡能免費閱讀正版,趙錦兒秦慕修在哪裡能免費閱讀正版最新章節,趙錦兒秦慕修在哪裡能免費閱讀正版 辛辛橫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