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恒將她們送到醫館,便前去稟報秦慕修。

正在宮裡與慕懿下棋的秦慕修,聽到宮人來稟。

“太子殿下,秦太傅,趙娘子出事了。”

“什麼?”秦慕修執棋的手一頓,將棋子一丟猛地站起身來,“太子,臣要回去看看。”

“本宮同你一起去。”慕懿欲要同他一起去看趙錦兒。

“臣尚且不知是何情況,太子還是待在宮裡穩妥一些,待臣弄清楚,您再去府上也不遲。”宮裡尚有外人,秦慕修便守著禮數。

“也好。”慕懿點了點頭。

秦慕修匆匆離開,剛一出宮門就見到江恒正在等他。

“我冇有保護好小夫人,讓小夫人受傷了。”江恒愧疚地說道。

“到底發生了何事?邊走邊說。”秦慕修與江恒趕去醫堂。

江恒將發生的事一五一十告知。

“京郊怎麼會有馬匪?他們隻想劫財?”秦慕修覺得有些奇怪。

“他們確實想劫財,還想擄走夫人和楊娘子,連禾苗都不放過。”江恒回答道。

秦慕修暗暗思索,在天子腳下堂而皇之的劫財擄人,這馬匪若無人指使,未免太膽大包天了。

此刻醫堂內,依舊所有人圍著趙錦兒。

花鐮與湯大人一同為趙錦兒接斷掉的腿骨。在摔下馬的刹那,她右腿吃力,受傷最重。

楊蕙蘭的腳傷並無大礙,隻是扭傷了腳,休養一陣子即可痊癒。

秦慕修趕到時,瞧見麵頰帶血,昏迷不醒的趙錦兒,心疼不已。

他冇有打斷花鐮他們,而是靜候在一旁。

“秦慕修。”楊蕙蘭喚了他一聲。

“你怎麼樣?”秦慕修看向她,稍作打量,問道。

“我冇什麼事,就是扭傷了腳。都怪我,非要讓錦兒騎馬跑,不然她也不會從馬上摔下來。”楊蕙蘭自責萬分。

“我聽說了,好的良駒都認主,不怪你。”秦慕修雖然嘴上說著不怪,可楊蕙蘭還是能感覺到他的不悅。

“我也冇想到,居然會這樣。”楊蕙蘭恨不得此刻躺在木床上的人是自己,而非趙錦兒。

“你也是好心。”秦慕修並無怪罪之意,更多的是懊惱自己冇有陪她們前去,不然也不會發生這種事。

楊蕙蘭張了張嘴,想說什麼,又不知從何說起。

然而她們出事的訊息,也傳到了蒲府。

“大人,楊娘子和趙娘子在去寶華寺的路上出事了。”下人來稟。

蒲蘭彬一聽,頓時坐不住了,“蕙蘭現在在哪?”

“在醫堂。”

蒲蘭彬匆匆出府,趕往醫堂。

“秦兄。”蒲蘭彬剛一入內就瞧見秦慕修,來回踱步。

楊蕙蘭聞聲看去,有些詫異。

蒲蘭彬環顧一週,瞧見她,大步流星上前,“你冇事吧?”

“多謝蒲大人掛念,我冇事。”楊蕙蘭搖了搖頭,故作疏離。

“冇事就好。”蒲蘭彬微鬆一口氣。

楊蕙蘭瞧著他的模樣,心生狐疑,難道他是得知自己出事,特意過來的?-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冷菱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趙錦兒秦慕修在哪裡能免費閱讀正版,趙錦兒秦慕修在哪裡能免費閱讀正版最新章節,趙錦兒秦慕修在哪裡能免費閱讀正版 辛辛橫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