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娘是不是他威脅你,逼迫你這麼說?”週五指著秦慕修,大有豁出去的架勢。

“冇有,確實是娘做的。”老嫗看了秦慕修一眼,重重歎了口氣。

“既然如此,是老嫗過失致人死亡,她給的紅花與趙山長的藥相剋。”杜/撰捋清了現有的“證據”。

“娘,您真是糊塗啊!”

週五驚愕之餘,隻得接受現實,重重歎一口氣,卻又無可奈何。

“大人,俺不告了。”週五向杜/撰求情,“俺想帶著俺娘回去。”

周婦人孃家無人,如今她一死,唯有週五一個親人說了算,他說不告,便隻得作罷。

“歸根結底是一場過失,你若不告,就帶著你娘回去吧。”杜/撰擺了擺手。

“多謝大人。”週五扶著老嫗離開。

秦慕修走到趙錦兒身旁,將她的手握起來,不顧旁人異樣的眼神。

“這麼多人看著呢。”趙錦兒麵露羞赧,垂著頭,小聲說道。

“你是我娘子,冇什麼不妥。”秦慕修低言。

“杜大人新任府尹,秉公執法,鐵麵無私,極好。”秦慕修的話雖是誇讚,但在杜/撰聽來,卻覺背脊發寒。

杜/撰上前賠禮道歉,“今日讓趙山長受委屈了,實在是對不住。”

“杜大人執法嚴明,肯為百姓查案,是百姓之福。”趙錦兒趕忙掙脫秦慕修的手,微微一笑。

“在其位,謀其政,應該的。”杜/撰這些話看似說給趙錦兒的,實則是說給秦慕修與封商彥的。

封商彥起身欲離,秦慕修也冇多待牽著趙錦兒一同離開。

杜/撰好生相送。

楊蕙蘭見到趙錦兒安然無恙地出來,懸著的心,總算是放了下來。

“你冇事,真是太好了。”

“讓你們擔心了。”趙錦兒瞧著眾人歉意地說道。

“今日我做東,大家去仙客來吃一頓,感謝封兄,蒲兄,還有裴楓前來幫忙。”

“都是自家兄弟,說什麼客套話呢!”裴楓勾著秦慕修的肩膀,笑著說道。

“阿修說得對,去仙客來吃一頓,一來為錦兒壓壓驚,二來去去晦氣。”楊蕙蘭讚同秦慕修的提議。

“那就走吧!”裴楓是個看熱鬨不嫌事大的,喜得樂見。

一行人浩浩蕩蕩地去往仙客來。

秦慕修落後幾步,喚住裴楓。

“咋了?”裴楓疑惑地問。

“我覺得週五有問題。”秦慕修隱隱覺得此事絕不簡單。

“週五一口咬定是錦兒所為,連她娘承認了,他還在反駁。所以我懷疑,這幕後有人指使。”秦慕修壓低聲音說道。

裴楓細細一想,覺得他的話不無道理。

“你放心,我幫你暗中查查。”裴楓將事攬到自己身上。

秦慕修正有此意。

“你們在說什麼呢?”趙錦兒見兩個人竊竊私語,湊了過來,好奇地問。

“冇什麼,我跟他說撮合封兄與李姑孃的事呢。”秦慕修藉口搪塞,並不打算讓她知道太多。

趙錦兒點了點頭,瞧著刻意避諱封商彥的李南枝,覺得有些奇怪。-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冷菱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趙錦兒秦慕修在哪裡能免費閱讀正版,趙錦兒秦慕修在哪裡能免費閱讀正版最新章節,趙錦兒秦慕修在哪裡能免費閱讀正版 辛辛橫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