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報此信的臣子低著頭,嘴角露出了一抹淡笑。

這種話一旦放出,不管真假,慕懿都要失了帝王的信任。

自古以來,冇有哪個皇帝不多疑。

寧可錯殺,不能放過。

身為帝王就是要殺伐果斷,不然,這個皇位怎麼能坐得安穩呢?

再者說,帝王有錯麼?

高高在上的帝王,是不會有錯的,錯的隻是那些庶民,是皇上手下的人。

皇上永遠都是對的。

晉文帝將人都打發下去,暗暗攥緊手指。

秦慕修竟然和李牧還有往來。

李牧早就離開朝野,可他也一直派人關注著李牧的情況,如今他們二人往來密切,秦慕修有什麼目的?

不管是什麼目的,他是帝王!他不允許任何人來挑戰他的權威!

隻要有一點苗頭,他都不會放過這兩個人。

但凡有不臣之心,死,是他們唯一的出路!

晉文帝的眼底劃過一絲狠戾,眉目之間的戾氣,讓人不敢直視,身邊伺候的宮人都戰戰兢兢的,生怕自己做錯什麼,帝王之怒火波及到他們身上。

目光看向外麵,晉文帝哼笑著,“朕做過一次,不怕第二次,這天下是朕的,敢違抗朕的人,隻有一死!”

烈日高照,可此時的禦書房內卻陰森得要命。

哪怕經常在晉文帝身邊伺候的魏連英,看到晉文帝如此,也不禁打了個寒顫。

“皇上,您該歇息了。”

晉文帝回過神,道,“朕確實要好好休息休息。”

養精蓄銳,才能應對這些逆臣!

影衛很快就回來稟報。

“秦慕修夫婦,近來確實同李牧有所往來。”

朝中還有人在傳,“日後太子登基太傅升為太師,一家獨大,怕是要挾天子以令諸侯啊!如此有能耐,又龐結黨羽,誰會說個不呢?”

晉文帝大怒。

“傳太子來!”

慕懿趕到,見晉文帝如此,立馬問道,“父皇,何事召見兒臣?”

晉文帝冷哼著,將麵前的摺子丟到他麵前。

“你自己看看!太傅像個什麼樣子!如今就和罪臣走得親近,日後豈不是要上天!”

慕懿看完,眸子裡閃耀著錯愕,反應過來後,才跪下,高高拱手道,

“父皇,太傅不是這樣的人,您莫要信了讒言,兒臣對太傅很瞭解,他斷不會做出忤逆父皇的事情。”

晉文帝掃他一眼,“你說朕輕信讒言?”

慕懿連忙搖頭,“父皇英明,自然能分辨忠言和讒言。”

晉文帝臉色這纔好看些,“朕在這個位置上多年,下頭的人,做什麼小動作,朕都見過了。秦慕修既然已經這樣做,就算冇有異心,也是故意挑釁。”

“不,不是這樣的!”慕懿立馬道,“太傅不是這種人,父皇您......”

“朕也不希望如此!但朕不得不防,太傅的本事你也知道,燕王和萬鐸逆反在前,朕不想朝野上下再起波瀾。”

猛地聽父皇提起燕王和萬鐸,慕懿的心猛地一縮。-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冷菱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趙錦兒秦慕修在哪裡能免費閱讀正版,趙錦兒秦慕修在哪裡能免費閱讀正版最新章節,趙錦兒秦慕修在哪裡能免費閱讀正版 辛辛橫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