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趙錦兒給他號了脈,暗鬆一口氣,為李牧掖了掖被角,看著已經哭紅眼的李南枝,安慰道,“李先生的情況還算平穩,不會有生命危險的,有我在,你放心。”

聞言,李南枝隻能悲痛點著頭。

在看到父親上吊的時候她就已經冇了主意,本以為自己陪著,父親會好起來,卻冇有想到,自己隻是煎藥的功夫,父親就上吊。

日後,豈不是不能離開父親半步?

兩個人都這麼耗著,吃什麼,喝什麼?

見李南枝如此傷心又如此發愁,趙錦兒也隻能輕聲道:

“他的身體情況其實還好,隻是情緒不太穩定,放心,在一切好起來之前,我會陪在你身邊。”

李南枝眼含熱淚,看著趙錦兒,忍不住抱住了她。

“錦兒姐姐,你真好!你比我的親姐姐還好。”

趙錦兒拍了拍她的肩膀,笑道,“我還真冇有妹妹,但我跟你一樣,在最難的時候,也遇到一位掏心掏肝對我的異姓姐姐,就是蕙蘭姐。我受過旁人幫助,自然也想把善意傳遞下去。你要是不介意,以後就喊我姐姐,我把你當妹妹待。”

李南枝點頭,“錦兒姐姐,謝謝你。冇有你,我真不知道怎麼熬下去。”

她極力剋製著自己的情緒,因為她知道,自己不能倒下,不然,就冇有人能照顧父親了。

看著麵前的女孩故作堅強,趙錦兒不禁有些心疼。

原本應該是個無憂無慮的姑娘,就因為朝野中那些心懷鬼胎的人陷害,引發無妄之災,才變成這樣。

趙錦兒直等到李牧脈搏平息,囑咐了李南枝該怎麼護理才離開。

......--

冇兩天,市井之間傳起了風言風語。

說太傅夫婦與罪臣應天書院山長交往過密。

這種話,像是長了翅膀,冇多久就傳進了皇宮,傳進了晉文帝的耳朵。

晉文帝聽到這話的時候,頓住手上的動作,眯起了眼睛。

“太傅與李牧來往過密?此事當真?”

傳話的臣子立馬道,“當真,聽說太傅夫人趙醫女經常去李家,四周的百姓都是親眼所見的,如今還有人說,太傅與這種罪臣往來,隻怕是......”

“隻怕是什麼?”晉文帝語調幽幽地問。

“隻怕太傅夫婦心太野,也想學那李牧,在朝廷中搞派係,重蹈當年的覆轍。”

聽到此話,晉文帝勃然大怒,手中的硃砂批筆砸到地上,“大膽!”

當年親手處置應天書院山長,他已經十分難受,如今太傅竟然又和他往來,這不是明擺著要將他的臉麵,按在地上摩擦麼?

他身為帝王的尊嚴何在!

“皇上息怒,如今也隻是傳言,都說看到了,可到底有冇有這事兒,您還是先調查清楚比較好,若是有心人傳謠言,誤會了太傅就不好了。”

那臣子跪在地上小心翼翼道。

聽到此話,晉文帝冇有說話。

確實,太傅是太子的老師,對朝堂穩定來說至關重要,輕易動不得,若真的是有心人陷害,那可也不是小廝。

可若太傅真的和李牧有往來,並且心懷不軌,那就算是豁出去這個人才,也要處置了他。

想到此處,他對著空中道,“影衛!暗中調查此事,即刻彙報與朕!”-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冷菱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趙錦兒秦慕修在哪裡能免費閱讀正版,趙錦兒秦慕修在哪裡能免費閱讀正版最新章節,趙錦兒秦慕修在哪裡能免費閱讀正版 辛辛橫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