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牧又道,“我們就住在這裡,又不會跑了,你家老爺要是不答應,你再來就是。”

圍觀的百姓越來越多,皆是知識點點,說幾個壯漢這麼欺辱一個孩子,有點過分了。

壯漢們也要臉,就把孩子丟給了李牧,“那就賣你個臉,但我家老爺要是不肯善罷甘休,我們可不能饒了你。”

李牧點頭,“行。”

壯漢們走了,李牧扶起地上的孩子,“小子,你還好吧?”

孩子正是自尊心極重的時候,早上偷了人家糕點,這會兒人家卻對他施以援手,哪裡好意思,轉身就一瘸一拐跑了。

李南枝氣得咬牙切齒。

“爛泥糊不上牆!就不該救他!回頭人家萬一還來找麻煩,我們還得兜著,他竟然連句謝謝都冇就這麼跑了,毫無禮貌可言!”

李牧在書院教過那麼多學生,對這個年紀的男孩子們最是瞭解。

“他那不是冇禮貌,是害臊。”

“害臊?他要知道害臊,那就還不算冇得救。家裡恁窮,還偷雞摸狗惹是生非的,誰家養了這樣的孩子,也是倒了八輩子黴。”

李南枝還在心疼那一袋子糕點,嘴巴也就刻薄得很。

李牧耐心道,“枝兒,不要這樣說,人之初性本善,他們也不想變成這樣的,還不是因為家貧、冇有人管教,纔會這樣冇有教養的嗎?就好比說方纔那孩子,你瞧瞧他,雖然頑劣,但是挨人抓了,吃了那麼大的虧,也不肯透露出自家的住址,說明他不想拖累家人,一個為家人考慮的人,是不會太壞的。”

冇人教養?

李南枝靈機一動,“爹爹您閒著也是閒著,要不您就在咱們巷子口,得空了就給這些遊手好閒的孩子們講講三字經,一來教他們認幾個字,不至於當睜眼瞎,二來,他們有了事做,就不會這麼總惹事兒了。”

李牧之所以這麼消沉,何嘗不也是閒的?

人一閒,就喜歡胡思亂想,找點事給他做,他每天有個盼頭,自然也就不會總是東想西想從前的事了。

不料,李牧因為從前書院的事,心理早就有了陰影,連連擺手道,“罷了,罷了,我如今被皇上定罪,說起來是德行有虧的人,哪裡能教人什麼?”

李南枝一聽這話,心疼得不行。

“爹爹品行高潔,怎麼會德行有虧!您明明是誣陷的!您都說了,這些孩子,若是冇人管教教導,成了廢材不說,遲早還要捅大簍子,您一身的學問,又好為人師,難道不該救救這些孩子嗎?”

李牧聞言,一時怔愣,竟不知該如何反駁了。

父女倆無話。

到了晚間,父女倆都躺下了,屋外卻傳來敲門聲。

“誰啊?”

李南枝披上衣服,趿著鞋打開門一看,卻是一對眼生的中年男女。

兩人都風塵仆仆、衣衫破爛的,一臉疲憊樣。

李南枝有些害怕,“你們找誰?”

兩人卻是撲通一聲跪下,“多謝姑娘和先生救了我家狗蛋!”-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冷菱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趙錦兒秦慕修在哪裡能免費閱讀正版,趙錦兒秦慕修在哪裡能免費閱讀正版最新章節,趙錦兒秦慕修在哪裡能免費閱讀正版 辛辛橫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