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來,皇後本想著趙錦兒隻要敢堅持給楊蕙蘭掛名,就把事情往大了鬨,讓輿論去誅殺她,反正皇後自己,是不會沾染半分是非的,她永遠都是那個為了女子民生,勞心勞力的好皇後,好國母。

哪裡料想趙錦兒這麼快就妥協了。

事兒這樣下去,可就不好玩了。

於是,皇後連夜又想了個法子刁難趙錦兒——以監工為由,給她派個女官過來。

這女官姓古,是宮裡的司設,顴骨高聳,生的一臉刻薄相,句句不離皇後孃娘和規矩。

趙錦兒已經忙了有些日子,她總想著楊蕙蘭掙錢也不容易,最好不要把楊蕙蘭的錢用完,到時候能還回去多少就還多少,便優先拿出自己藥廬和醫堂的盈利在用。

楊蕙蘭給的那五萬兩銀子還冇捨得動呢,哪成想這位祖宗一來便奪了財政大權,以皇後要檢查賬目為由,直接將五萬兩收入囊中。

趙錦兒有苦不能言,恨得牙根作癢。

奈何對麵是皇後的人,隻能忍氣吞聲。

一分一毫都要被過問盤查,這苦頭,無人能言!

這日,趙錦兒準備去已經定好的材料行去拉材料,便來找古司設支銀子。

誰曾想剛剛開了個話頭,就被古司設不冷不熱/地頂了回去。

“商人重利,狡詐非常,趙醫女怕不是被人騙了吧?這麼點材料,怎麼能用得了這麼多銀子?這五萬兩銀子雖然看著多,但也不能這般胡花海作!待本官回宮稟告娘娘後,再做定奪吧!最好能換一家!”

言下之意,不就是暗罵趙錦兒吃錢麼?

趙錦兒聞言,怒不可遏。

但為了女醫堂能儘快辦起來,她少不得皺著眉頭強忍怒火,耐著性子解釋道:

“古司設有所不知,在此之前,我已將京城各家材料行都跑了一遍,這家材料行口碑最好,且價錢最為公道。其他家,要麼就是便宜些但料子不結實,要麼就是同樣的料子價格更高,我已同老闆簽了契約,交了定金,今日便是約定好的錢貨兩清之日!”

古司設聽了她的話後,依舊一板一眼道,“本官還是覺得這價錢有些不妥,這樣,趙醫女你還是等等,一切待本官回宮稟告娘娘後,再做打算!”

見她油鹽不進,趙錦兒火了,“古司設莫非是故意為難,不想支銀子給我?”

“欲加之罪何患無辭!”古司設眼皮都不撩一下,惡人先告狀道,“本官須向皇後孃娘稟明緣由,皇後孃娘既然派本官來行使監察一職,本官便要負起責任來,否則出了事兒,皇後孃娘找的人是我,可不是趙醫女你!”

趙錦兒氣得掉頭就走。

她怕再不走,自己會忍不住破口大罵!

這姓古的真是“拿著雞毛當令箭”,“拿著棒槌當根針”!

無恥,無恥之尤!

銀子冇支到,但是約定好的事情總不能違約,趙錦兒隻好勉強打起精神,東拚西湊將這一批材料的錢湊齊,終於在晚上同材料行一手交錢一手交貨。

可是蓋醫堂所需的,可不僅僅是材料。

其他各項支出更大,人工,工人們的吃食,哪樣不要錢?

趙錦兒雖氣,但還是少不得低三下四忍氣吞聲地找古司設支銀子。-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冷菱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趙錦兒秦慕修在哪裡能免費閱讀正版,趙錦兒秦慕修在哪裡能免費閱讀正版最新章節,趙錦兒秦慕修在哪裡能免費閱讀正版 辛辛橫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