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央宮中的事情,趙錦兒自是半點都不知道。

不過,皇後很快就派人到秦府宣佈了她即將負責督辦女醫堂。

趙錦兒接到懿旨,氣得小臉通紅。

送走了女官,就對著秦慕修抱怨道,“相公,你說得果然冇錯,皇後不會輕易罷休!”

秦慕修的臉色也不大好看,“樹大招風,咱們跟著太子,難免遭嫉,你凡事都小心謹慎一些,彆讓她抓住把柄,咱們自己倒冇什麼,不能影響了太子。”

趙錦兒用力地點點頭,“相公放心,我曉得的!”

接下來的日子裡,趙錦兒忙前忙後,裡裡外外都親自過問,唯恐露了半點錯處,被皇後抓住藉機發落。

隻是,欲加之罪何患無辭,她自認為兢兢業業勤勤懇懇,冇什麼可被指摘的。

這一日,卻還是被皇後召進了宮裡。

錦華宮。

皇後端坐上位,保養得宜的細長手指,有一下冇一下地撥弄著麵前的博山香爐。

香菸嫋嫋,整個大殿都沐浴在這濃鬱的香氣之中。

趙錦兒苦逼哈哈地站在殿中,不知這尊大佛找她做什麼。

皇後不開口,她也不敢說,她也不敢問,想起相公說的,少說多做報平安,乾脆也擺爛,就這麼跟截木頭似的杵了半天。

皇後撥弄了會兒香爐,將手中地如意長棍遞給一旁宮女。

這才緩緩抬起頭,慢條斯理地看向她,“趙醫女,聽聞你要將醫堂山長的位置,給一個姓楊的商女?”

趙錦兒聞言,瞬時睜圓了一雙杏眸,愣住。

千防萬防,她萬萬冇想到,皇後竟然從這裡發難。

楊蕙蘭是投資人,按道理說掛名是天經地義,但要是專門拎出來找茬,卻也是個雷點。

“名義上的!”趙錦兒連忙道,“隻是一個掛名山長,皇後孃娘,楊蕙蘭隻出錢,並不乾涉女醫堂任何事務!”

皇後淡淡地看了她一眼,聲音有些漫不經心。

“胡鬨!趙錦兒,你讓一個不會醫術的商女做醫堂的山長,這簡直是滑天下之大稽!你是不是忘了?辦這個醫堂,本身就有許多男人跳出來反對,你如此行事,豈不現成送了個理由,給那些男人們繼續找茬?”

頓了頓,她繼續發難道,“趙錦兒,你說你辦女醫堂是為女子謀利益,可本宮怎麼覺著,你這是在讓所有女子都蒙羞呢?你這樣會讓所有男人都覺得,女人果然都是蠢貨,果然都成不了事!”

趙錦兒聽了她的話,心裡有些不舒服,據理力爭道,“皇後孃娘,民女之所以這樣做是有理由的!楊蕙蘭雖是一介商女,卻有俠義心腸,心繫天下女子,名下所有酒樓所用皆為孤苦女子,這同女醫堂旨在為女子謀便利一事殊途同歸,何況此次開設女醫堂所有花費,均為楊蕙蘭所出,不過是一個掛名山長,何至於如娘娘所言那般嚴重?”

皇後聞言冷笑一聲,“你的意思是本宮言重了?”-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冷菱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趙錦兒秦慕修在哪裡能免費閱讀正版,趙錦兒秦慕修在哪裡能免費閱讀正版最新章節,趙錦兒秦慕修在哪裡能免費閱讀正版 辛辛橫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