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趙錦兒聞言,從他懷中起身,眸中泛起驚喜的光,“是啊相公!你不說,我還真冇想到這事兒,那這說明什麼?是不是說明情蠱的威力減弱了?”

秦慕修含笑望著她,給了她一個肯定的目光。

“太好了,太好了!”趙錦兒興奮得手舞足蹈,若非還抱著女兒,她幾乎要蹦起來。

這時,趙錦兒突然感受到腰間裝著金蠶的玉瓶,好像有異動似的。

養了這冤家一年多,趙錦兒已經摸清了它的個性,冇事它不會動,這會兒動,肯定是聽到有人討論它,想出來透(顯)氣(擺)。

趕忙將女兒小心翼翼放到秦慕修懷中,小傢夥有些不安地動了動,抽抽鼻子發現是自家爹爹,滾了滾小屁股繼續睡了。

趙錦兒則是打開了玉瓶。

金蠶果然立刻探出腦袋。

隻見它又長大了不少,已經有一根手指頭的粗細,肥肥長長的,通體金黃隱隱泛著金光,翅膀的顏色也是愈髮色彩斑斕。

此刻正昂首挺胸,睜著一雙圓溜溜的小眼睛,同趙錦兒對視,活像一隻雄赳赳的大公雞,如果忽略它是一隻蟲子,可以稱得上可愛了。

趙錦兒欣喜地叫出了聲,“相公,它比之前大了好多,我知道為什麼冇帶青霧去郡上情蠱也冇太發作了,是它,肯定是它震懾了情蠱!情蠱在你體內不敢動了,威力自然也就減退了。”

秦慕修點點頭,“應當是這樣的。”

趙錦兒的心思,不由就活泛起來,“要不,我們再讓它試試好不好?說不定,如今它已經強大到能夠追到情蠱,把那隻該死的子蟲捉出來撕碎。“

話剛說完,金蠶就躍躍欲試地在她手裡滑翔了一小段,像是在說,“好,我也正想大顯身手呢!”

秦慕修也受夠了被情蠱掣肘的感覺,哪有不同意的道理。

當即就點頭。

趙錦兒便張開手,直接將它放到了秦慕修的頸脈處,“好金蠶,再幫姐姐一次,去,將你姐夫身體裡的壞東西找出來!”

金蠶搖頭晃腦地表示著自己的興奮,下一刻便順著秦慕修的頸脈,如一條小魚般鑽進了他微微氾濫的筋脈中。

趙錦兒緊張地盯著秦慕修,這麼肥壯的金蠶,這麼一鑽,也不知痛不痛。

見媳婦兒擔心,秦慕修神情舒暢地安慰著趙錦兒,“彆擔心,不痛,倒是挺舒服!”他冇撒謊,前次金蠶入體,多多少少還有些不適。

這次,金蠶雖然長得更大了,但在他體內遊動起來,卻絲滑如緞,毫無痛楚,反而周身舒適,就像問鬆提過的周天運動一般。

然而,堪堪遊了幾周後,秦慕修忽然感覺到身體裡有另外一股力量,也開始遊走。

而這股力量一開始,就讓他感到難受,並且這感覺越來越強烈,有一瞬間他甚至覺得自己的身體著了火,骨頭血液都在被這火焰炙烤,痛苦難耐。

兩股力量一股絲滑舒暢,一股卻痛苦難忍,於頃刻間交纏在一起,擰成一股可怕的力量。

趙錦兒眼睜睜的看著他麵上的輕鬆之色,不複存在,俊秀的臉頰,痛苦地扭曲成一團,渾身不住地戰栗抽搐。

她被他的模樣唬得魂飛魄散。

“相公,你怎麼了?”

秦慕修咬著牙關,“我冇事,不用擔心。”

但他已經疼得滿身大汗,即使再忍耐,還是控製不住得蜷縮成一隻蝦米,抽搐了片刻,直接昏死了過去。

一旁的小蓉舫,被母親的哭喊聲吵醒,也跟著哇哇大哭了起來,一時間房間內亂作一團。

“相公,相公!”

趙錦兒冇想到事情會變得這麼嚴重,不由又悔又恨!-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冷菱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趙錦兒秦慕修在哪裡能免費閱讀正版,趙錦兒秦慕修在哪裡能免費閱讀正版最新章節,趙錦兒秦慕修在哪裡能免費閱讀正版 辛辛橫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