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段天涯得了封賞,又得了關於弟兄們的許諾,心滿意足離開。

晉文帝則是重新回到禦案後坐下,長出一口氣,微微闔上眼睛,略顯疲憊的麵容上,抑製不住地露出笑意來。

魏連英站在他的身後,一下一下,有節奏的按著他頭上的穴位,為他舒緩疲憊,“皇上實乃真龍天子,天佑皇上,天佑我東秦啊!”

晉文帝閉著眼睛道,“你這東西,這次都是冇說錯,確實是列祖列宗在天有靈,庇護了東秦。”說罷,心有餘悸道,“不過聽封商彥所言,昨夜當真凶險!”

魏連英跟著唉聲歎氣,“誰說不是呢?逆賊燕王狡猾,竟將火信藏得那般深!這事兒,是秦鵬秦校尉最先發現的,不過,奴才說句不該說的,秦校尉的背後,還不是太傅。”

他說得十分委婉,是想給秦慕修趙錦兒夫婦也討個封賞,畢竟,他能在晉文帝身邊這麼多年屹立不倒,靠的也是好人緣,這種順水人情,何樂而不為?

晉文帝微微頷首,“你所言不錯,此次除了段天涯,秦氏兄弟也功不可冇,眼下秦慕修夫婦還在泉州,同萬鐸那廝周旋,待事情了結,朕要好好賞賞他們,太子屬實認了個好師父。”

說起太子,晉文帝又吩咐道,“京城已經轉危為安,讓人去京城衛通知太子一聲,擇日歸京!”

“是!“魏連英恭敬地應了一聲,然後又勸道,“皇上雖龍精虎猛,但昨晚一夜未睡,奴才恐有傷龍體,要不今日還是不上早朝了,您歇息吧!”

晉文帝打了個哈欠,卻道,“沐浴,上朝!”

......

承恩公府。

封商彥連日來緊繃的神經,終於放鬆下來,回府後第一時間,就去書房寫信,命人送往泉州告知秦慕修。

等送信人離開,他才終於支撐不住,倒頭陷入了黑甜的睡眠中......

泉州。

秦慕修和趙錦兒已經在安了候府待了好幾日,上巳節未至,京城也冇有任何訊息傳來,夫婦倆的神經,依舊緊繃。

但是,自小蓉舫出生後,趙錦兒還從未離開孩子這麼長時間。

秦慕修知她想念孩子,便讓她先回去照顧孩子,自己則留下繼續穩住萬鐸。

但是,絕不能讓萬鐸知道是秦慕修讓她回去的,否則,以萬鐸謹慎的個性,肯定要懷疑。

“明日,你當著萬鐸麵,刁鑽些,表現得很想回家,我陪你做齣戲。”

趙錦兒會意,“知道了。”

第二日,萬鐸和秦慕修正在議事,趙錦兒走進來,朝著二人行禮過後,就抬起頭看向秦慕修,“相公,我們已離家多日,我心裡是在實在想念蓉舫,蓉舫也小,離不了父母這麼久,咱們還是回家吧!”

秦慕修皺眉道,“婦人之見!小孩子家家吃飽喝足見風長,有人照料就行,需要什麼父母。”

趙錦兒不由生氣,“相公,你怎麼能這般說話?那是咱們唯一的孩子啊!”

說著,眼淚就吧嗒吧嗒掉了下來。-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冷菱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趙錦兒秦慕修在哪裡能免費閱讀正版,趙錦兒秦慕修在哪裡能免費閱讀正版最新章節,趙錦兒秦慕修在哪裡能免費閱讀正版 辛辛橫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